爱上海ET

沒有任何猶豫,上海抓住玉盤,直接將此物捏碎,虛空當即被破開,電光閃耀之下,身軀迅速化為顆粒狀的光點,消失了。
  目送上海離去,天識尊者神色微微鬆弛了下來。
  “天識尊者,你耗費苦心,不惜浪費一塊珍貴的天玉傳送陣將那小子送走,看來此子與你關係應該不淺,莫不是你的後人?”風姓白袍老者笑道。
  “這與你有何關係?”天識尊者哼了一聲。
  “當然沒關係,只不過本尊只是想告知你,你白費苦心了,這十萬里區域早已被我們封禁,那小子跑不了多遠的,不怕告訴你,一旦他踏出傳送陣外,立即就會死無全屍。”
  “什麼……”天識尊者神色驟變,旋即似乎想到了什麼,沉聲問道:“你們佈置了引陣?”
  “不愧是萬罡殿的長老,見識不淺。”
  “哼!”天識尊者冷聲道:“如果他死了,你們四個都要替他陪葬。”
  “陪葬?哈哈,你在說笑麼?你以為憑著你一人就能對付我們四人?你是比我們強沒錯,但你忘了,靈識並非沒有克制之物。”說話間,風姓老者取出了一塊黑色的菱形石頭。
  “封靈魔石……”天識尊者目光閃爍著深深的忌憚。
  “沒錯!就似乎封靈魔石,我等早已在此處佈置了不少,縱使你靈識再強,也難以發揮出來。”風姓老者哈哈大笑。
  “廢話少說,動手!”
  “天識尊者,你毀我分身,害我要苦修數十載恢復,這筆賬拿你的命來償還。”龍陽尊者大喝。
  霎時!
  蒼穹震顫,星月搖墜。
  四大尊者齊齊發出的氣勢,籠罩了方圓萬里,大片的山巒被強絕的氣勢壓得垮塌而下,虛空難以承受,被震得垮塌下來,宛若末日一般,所有位於此地的生靈,全部碾殺。
  萬里區域,頓時變成了死地。
  過往的修煉者,察覺到此地異狀,都不敢靠近分毫,要么沿著原路狂掠,要么繞到遠處。
  ……
  東面六萬里處,這是一座環形的山谷。
  谷中央聳立著一座陣法,而在這座陣法周邊,站著三名天道境高人,以及諸多高手。
  陡然!
  陣法亮了起來。
  “長老,陣法亮了,有人啟用傳送陣,此刻距離此地還有一萬里左右,大約三個呼吸就會經過。”
  “引過來!”
  “是!”
  “所有人做好準備,一旦有人出陣,立即全力轟殺。”為首的天道境高人神色沉冷。
  霎時!
  所有的高手,包括三名天道境高人已經凝聚出了各種大術,周邊的虛空不斷泛起陣陣漣漪,若不是他們可以壓制住的話,這一片虛空早被大術給轟成了碎片了。
  引陣乃是特殊的陣法,專程用以攔截附近使用傳送陣者,一旦被引陣攝中者,縱使是大人物也無法察覺到,只能任由自身落入引陣中,而在軀體凝成的剎那,意識一般都難以恢復過來。
  傳送者會陷入短暫的失神狀態中,大約一個眨眼的時間。
  這段時間對於傳送者來說,是最為危險的,只要一個人持著利器站於傳送陣處,朝要害刺去,縱使是大人物也會被擊殺在此地。
  呲……
  引陣越來越亮,憑空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光點,這些光點迅速匯集而成,緩緩的化成一副軀體。
  “殺!”
  為首的天高境高人冷聲一喝。
  各種大術釋放而出,圓弧狀的山谷頓時轟塌,可怕的力量轟在引陣上,整個山谷的大地被洞穿出一個大坑,原本的引陣也隨之摧毀了,大量的塵土激揚而起,遮掩了破碎的山谷。
  “死了吧?”
  “應該死了,傳送恢復的瞬間根本就無法抵禦,縱使是大人物也得必死無疑。”為首的天道境高人冷冷一笑。
  陡然!
  激揚的塵土湧動了起來,氣流如同漩渦般扭轉,伴隨著塵土化入裡面,金黑色的流光從中衝擊而出,帶著強大無匹的力量,將為首的天道境高人給轟成了碎片。
  太快了……
  在場的高手神情不由一滯。
  這時!
  一隻巨大的手掌臨空壓蓋而下。
  兩位天道境的高人頓時反應了過來,感受到危機的他們,迅速打出了天地之威,十萬道紋橫生而出,狠狠的撞在巨大的手掌上。
  只見上方浮現出了浩瀚的蒼穹,在無盡怒意催動下,十萬道紋紛紛被碾碎,強大無匹的體魄之威衝擊而出,直接將兩名天道初境的高人給當場拍成了血霧。
  三位天道境高人殞落,剩餘的高手臉色驟變。
  “大家快跑……”
  “離開這裡!”
  其餘高手紛紛怒喝,四散的逃離而去。
  轟!
  巨手橫掃而過,所有逃離的高手們,紛紛被碾死,沒人能夠抵擋,縱使有倉促之間發出大術的,也被巨手直接碾壓。
  塵埃散落而下,上海屹於原地,猛然身軀微顫,哇的吐出了一大口血,而在他的周身,遍布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,鮮血被壓制住了,沒有流淌而出,但是體內的五臟都受到了損傷。
  “咕……”小獸騎著霸王龍跑來,擔憂的叫了一聲。
  “不用擔心,我還死不了。”
  上海擺了擺手,示意小傢伙不用擔心,趕緊吞服了一株九品靈藥,然後盤膝坐下,心神投入到體內。
  觀看了一遍後,他頓時不由暗自苦笑,身體受創比起想像中的要嚴重得多,五臟都受損了,就連心臟都差點被轟碎,若不是自身體魄強橫的話,換做常人早就難以支撐下去了。
  沒想到剛用傳送陣,就被人暗算。
  想起方才的一幕,上海心中冒起一陣冷汗,如果他反應再慢那麼一瞬的話,恐怕現在都早已死無全屍了,傳送陣在凝聚身軀的剎那,體魄並非是一下恢復的,而是一步步恢復。
  只有當身軀完全凝聚的下一個瞬間,體魄才能完全恢復如初,而他遭受到的攻擊,恰恰就在完全凝聚那一刻,那個時候極為驚險,別說天道境的高人出手,隨意一個高手出手都能置他於死地。
  幸虧!
  上海的感知強於常人,先一步恢復了過來,才讓他有了反應的機會,並避過了致命一擊,但縱使如此,他還是被重傷了。
  這是個深刻的教訓,上海意識到,今後若要傳送,必須得做好一切應急準備,不然的話,一旦有人刻意躲在另一側的傳送陣埋伏的話,絕對能夠在瞬間將他滅殺。
  當然!
  並非所有傳送陣都有人埋伏的,大荒世界中常年固定的傳送陣是有大勢力的專門看守的人,這些人不會去攻擊傳送者,而像上海今天遭遇的事,只有在一些外在的古老傳送陣才會出現。
  九品靈藥在恢復上海的傷勢,但速度太慢了一些,他不由吞服了一顆療傷丹藥,比起之前快了一些,但奈何他的傷勢太重,要徹底恢復過來,並非是短時間能夠達到的。
  “我的五臟受損嚴重,不能再承受震蕩了,以如今的傷勢,起碼得耗費半個月左右才能徹底恢復……”
  上海掃視了一眼破碎的山谷,此地相當陌生,四周都是山巒,並沒有城鎮之類的地方,他是在有些難以分辨自己所處的位置,看來還是得先找個居住之地再慢慢了解了。
  正當他準備站起離去,突然察覺到地底湧出一股強大的氣息,緊接著大地劇烈顫動起來。
  當即!
  上海咬牙一步邁出,劇痛傳來,令他臉部不斷抽搐,五臟損傷嚴重了些許,不過他還是橫移到了萬丈之外。
  轟……
  原本所站的大地被洞穿了,一個巨大的頭顱伸延而出,猙獰的獠牙,令人一見之下心生畏懼的懾人眼瞳,還有那龐然的身軀,以及漆黑的鱗甲,上方閃爍著令人驚心動魄的光澤。
  這是一隻黑色的神蛟。
 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這只神蛟額頭上的那一道疤痕,從眉心延至下巴處,看起來更加猙獰了。
  神蛟頭顱上,站著一名穿著華貴衣袍的男子,此人面如冠玉,渾身綻放著爍爍神華,宛若初升的驕陽般,光芒萬丈,耀眼無比,這是一個人中龍鳳般的男子,無論到何處,任何人都難以忽視他的存在。
  更讓人驚懼的是,此名男子通體泛著濃厚的天地之勢,渾身金芒,宛若雷珠般環繞滾動,一對劍眉之間,蘊含著強大的威勢,那是大道的氣息,濃郁而驚人無比。
  方才那三位天道境高人身上的大道氣息稀薄無比,根本無法與這名男子相提並論。
  天道境界之間也有強弱之分,因為對道韻的領悟和掌握的道紋程度不一樣,突破到天道境界後,擁有的實力自然也有很大的差距,大道氣息越濃厚者,實力越恐怖,這是天道境界高人之間的共識。
  而這位男子不是別人,正是與上海有過幾次交集的臨天聖徒,卻沒想到對方已突破到了天道境界。
  眼前的臨天聖徒,比起上海昔日所見還要可怕,一身氣息雖收斂了,但散發出的幾縷,卻引動了絲絲的天地之威,令人難以辨清其深淺。
  “林兄,許久不見,別來無恙吧?”臨天聖徒微微一笑道。
  “多謝聖徒殿下掛念,在下好得很。”上海淡淡說道。但心底卻將戒備提到了極致。
  昔日他與這位臨天聖徒交過手,感覺到此人每一次都有所保留,並沒全力出手,這樣的人最可怕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底牌存在。
  “呀?林兄受傷了?”臨天聖徒一副吃驚的模樣。
  “一點小傷而已,方才在下被三位天道境高人偷襲,費了點力氣將他們斬殺,自己也受了點傷,倒是無礙。”上海若無其事的說道。
  “三位天道境高人伏擊林兄?竟還被林兄斬殺,沒想到近日沒見,林兄實力竟已強到如此地步。”臨天聖徒訝異了一下,然後道:“最近我剛突破天道境界,苦尋無對手,不如林兄陪我過兩招如何?”
  “不用了,聖徒殿下身份尊貴,若傷了可不好。”
  上海說話之時,已經壓住了體內傷勢,方才二人都在試探,很顯然臨天聖徒並沒有太大忌憚自己滅殺三位天道境高人的事,要么對方實力極高,要么對方自信過頭,而臨天聖徒顯然是前者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