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MM自荐

遠處草叢中,忽然跳出了兩道身影,赫然是小獸和霸王龍。
  霸王龍這個名字是上海給起的,荒獸幼崽覺得還不錯,小獸卻顯太俗氣,想要換掉,但最終抗議無效,無奈默認了。
  被發現後,小獸用爪子撓了撓頭,一副被你發現了的模樣,而霸王龍則是頗為無奈的搖晃著腦袋。
  “你們怎麼跑出來的?”上海吃驚的看著這兩個小東西。
  要知道,祖城可是被他給封閉了,根本無法進出。
  之所以沒帶這兩隻小傢伙出來,是因為小獸喜歡到處亂跑,如今又加上一隻荒獸幼崽,兩個小貨在一起,說不定會鬧出什麼事來。
  “咕……”小獸用手比劃了一下。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們一直跟在我後面?”
  “咕!”
  小獸點了點頭,然後拍了拍霸王龍的頭,只見這只荒獸幼崽通體泛起了神秘的光潤,緊接著二者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,聲息也迅速消退,很快就只剩下微弱的一絲了。
  如果單憑肉眼的話,上海僅僅能夠看到這兩隻小獸模糊的影子而已,而以他的感知,也只能察覺到一點跡象,心下微微吃驚,沒想到這荒獸幼崽竟擁有這種可怕的神通。
  這還是幼崽階段,若是成長起來的話,血脈力量會越加強盛,而所具有的神通也會越來越強,到時候恐怕以他的感知都難以察覺到霸王龍的藏身之處了,難怪這兩個小傢伙能夠在他無知無覺之下跑出來,還跟了這麼遠。
  要讓這兩個小傢伙回去是不可能的了,肯定會想辦法再跑出,說不定會將祖城鬧得天翻地覆,上海也懶得費這個神,反正小獸跟著他這段時間,也沒怎麼闖禍,索性就帶著了。
  不過!
  帶著一隻荒獸幼崽在外,上海多少還是有些擔心,乾脆將那個能夠隱藏生息的瓶子放在一個儲物袋內,然後用繩索困在霸王龍的脖子上。
  雖然相隔了一個儲物袋,但瓶子的功用卻沒任何阻礙,霸王龍的荒古氣息已被隔絕,除去外形頗為特殊外,任由誰都無法想像,這是一隻荒獸幼崽,頂多覺得是一頭異獸而已。
  隨後!
  上海帶著小獸和霸王龍與天識尊者匯合,原本他還擔心霸王龍會被識破,但天識尊者卻只是多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,並沒有絲毫異色透出,顯然也沒看破那個玉瓷瓶。
  而那兩隻麒麟巨獸在看到霸王龍的那一刻,龐大的身軀卻微微晃動了起來,金色的眼瞳中透出敬畏之色,就差沒匍匐在地了,這是源於獸類天生的一種本能,哪怕是隱蔽了氣息都是如此。
  天識尊者察覺到兩隻麒麟巨獸的模樣,不由將目光移到了騎在霸王龍身上的小獸身上,而後者見到對方投來目光,竟裂開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,以及那一對小犬牙。
  “這小傢伙還挺有意思的。”天識尊者頓時一樂,不過也沒太過在意,拉了一下韁繩,兩隻麒麟巨獸這才提起精神,腳踏神焰騰空而起,三千金甲衛士緊隨其後。
  高空中,上海俯瞰著大地,微微嘆息,沒想到這麼快就離開東荒,前往南荒了。
  “巡察使,坐吧,前往南荒需要橫渡星門近兩個月,到達萬罡殿至少得三個月的時間呢。”天識尊者笑道。
  “這麼久?”
  上海有些訝然,他曾向老不死了解過,星門橫渡一次至少上億裡,每天能夠橫渡三次,而從東荒到達南荒,光是橫渡星門就要近兩個月的時間,可以想像此地距離南荒有多遙遠了。
  這樣的距離,縱使是大人物耗費一生時間,都未必能夠從東荒盡頭踏入到南荒邊界吧。
  若是沒有星門的話,恐怕大荒世界的五大區域都會自稱一方天地,除非是聖主層次的蓋世人物,才能來回往返,其餘人一生都難以踏出原本區域一步。
  “這不算久,到達中荒才久,至少要一年多的時間。”天識尊者微微一笑道。
  “一年多……”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,旋即禁不住問道:“尊者曾前往過中荒?”
  “去過一次,不過那是年輕的時候了,中荒不愧是萬古發源之地,那里地域極廣闊,特殊之地諸多,光是面積相當於東南西北這四大區域的總和,據說那裡有著許多殘存的遠古遺跡,甚至萬古歲月之時的大宗派遺跡也不少,而且都頗為完整。”天識尊者娓娓說道。
  “中荒如何?”上海好奇道。
  “如何?比起四大區域要強盛得多,若是沒有必要,千萬別招惹中荒的大勢力,他們擁有著遠古流傳至今的強大秘術,所修之法也比四大區域要強大得多,而中荒的勢力頗為複雜,也很強。”
  “很強?”
  “嗯!這麼說吧,中荒聖地以下的大勢力,就相當於東荒的三大聖地的實力,有的甚至還強過於東荒這三大聖地。”
  “這麼強……”上海心中一震,他早已得知中荒很強,卻沒料到會強到這等地步。
  “這還只是聖地以下的勢力,中荒的兩大聖地才是真正的強盛,這兩大聖地從萬古歲月時代就已經存在了,其底蘊雄厚無比,高手層出不窮,四大區域中萬年難得一見的絕頂天才,在中荒內並不少見。說來,中荒各大勢力之所以強盛,那還得歸功於他們位靠神域……”
  “神域?”
  “這個是禁忌,沒達到神道境界是不能得知的,所以我無法告訴你那裡有什麼,但可以讓你知道,那是一個至少神道境界實力才能踏入之地,神道境界以下是沒機會進入的,也不能得知,我告知給你,已經算是破壞規矩了。”天識尊者顯然不願多談此事。
  上海也察覺到了,中荒神域是禁忌,而且從與天識尊者交談來看,對方對此地頗為忌諱,言辭之間神色有些古怪,顯然是曾經去過,並且還遇到了不小的麻煩。
  昔日天識尊者以一敵三,在尊者這一層次也算是實力頗為可怕的了,竟在中荒神域吃了虧,可見那地方並非是善地,至於那裡有什麼,他也不清楚,現在也沒必要去弄清,因為他還沒打算前往中荒,等以後再說吧。
  “對了,尊者,南荒情況如何?”
  “南荒?整體實力比東荒要實力要強上一些,除去我們萬罡殿外,還有兩個聖地,分別為神月教和烈日聖地。”
  天識尊者娓娓說道:“神月教傳承自萬年前,乃是一位聖主所創,此為聖主名為神月,五千餘年前不知所踪,不過傳承卻是遺留了下來,實力倒也不弱,修煉之法頗為奇特,能納月華提升威能。烈日聖地傳承大約有三萬餘年了,據說是獲得了一位至高聖主的傳承,具體是哪一位,至今無人清楚,此聖地實力與神月教在伯仲之間。”
  “萬罡殿呢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我們萬罡殿?嗯,你不問,我等一會兒也要告訴你,既然問了,那我就告訴你一些情況,其實萬罡殿分為兩支,一為主脈,二為支脈。”天識尊者說到後面,微微嘆了一口氣。
  “我們是主脈?”
  “是的!”
  “有何區別?”上海奇道。
  “當然有區別,想必巡察使應該清楚,我們萬罡殿前身乃是萬古歲月時代的大荒世界霸主天罡宗,只不過因為遇到了難以抵禦的劫難,先祖等人為保傳承,才依次分開,而建立我們萬罡殿的首位始祖乃是昔年天罡宗的真傳弟子,排名第四位,名諱為萬罡。”
  天識尊者繼續說道:“萬罡殿的始祖建立了萬罡殿,但他的心一直隨著昔年的天罡宗,所以始祖將殿內弟子分為兩脈,一為主脈,主要學習天罡殿遺留的功法,以保證天罡宗的傳承不斷,二為支脈,所學頗雜,有很多是始祖根據天罡宗功法和秘術創出來的,只是如今……”
  “只是如今?”
  “等到了萬罡殿你就明白了。”天識尊者不願再說下去。
  到了就明白了……
  上海有些無語,不過也沒再追問下去,就算問了,對方也未必願意說,不過看得出來,天識尊者似乎有些難言之隱,而且是有關於主脈的,當然,他也沒太過於擔心,畢竟不管怎麼說,他還有著主脈巡察使的身份,應該不會有什麼大麻煩的。
  “唔?”
  天識尊者臉色陡然一變,銳利的目光投向了遠處虛空,龐然浩瀚的靈識力量如同驚濤駭浪般沖刷而出。
  “怎麼回事?”上海吃驚道。
  “鬼鬼祟祟的,給本尊滾出來!”
  天識尊者震喝,化作萬千神芒沖天而起,直破雲霄,只見虛空被洞穿了,兩道人影浮現而出。
  看到這兩道身影,上海臉色微微一變,眼前這兩道人影不是別人,正是昔日所見的火烈尊者和白袍尊者二人,當日在萬毒聖地遺跡中,就差點被這二人轟殺,最後還是天識尊者相救。
  “不愧是萬罡殿的天識尊者,靈識果然驚人。”火烈尊者哈哈笑道,語氣中充滿了調侃的意味,人如一輪廣博的烈日,渾身升騰著驚人的烈焰,相比起昔日,這一身烈焰更加強盛了。
  “原來是有所突破了,難怪敢來找本尊。”天識尊者冷冷一笑道:“本尊說過,若再來尋麻煩,就留下命來,這次是你們兩個找死,縱使你們背後聖地出面,也別沒用。”
  “還真是狂妄,以為憑你一人就想留下我們?天識尊者,這一次本尊要讓你葬身於此地,哈哈,兩位出來吧,讓這傢伙徹底死心。”火烈尊者昂頭大笑,升騰的火焰遮蔽了雲霄上方。
  只見虛空一陣抖動,緊接著兩道人影浮現而出。
  當看到這兩道人影的剎那,上海神色猛然一變,赫然是昔日所見的那一位天一聖地的尊者,當時那人一直藏身在閣樓內,後來才露面出手,除去此人外,還有不久之前被天識尊者滅殺分身的龍陽尊者。
  四位尊者……
 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。
  “快走!”
  天識尊者說話間,隨手打下了一個玉盤,那是一個刻錄了傳送陣的玉盤,以這玉盤的陣紋數量,至少能夠橫移十萬里以上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