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夜生活繁华的街道

驀然!
  小獸張開了小嘴,圓滾滾的小肚皮猛然一縮,將射來的龍炎吸入了嘴裡,同時還吧嗒的砸吧了一下嘴巴,似乎有些美味的模樣,小傢伙拍了拍小肚皮,用小爪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那意思是再來,還沒吃夠的模樣。
  這一幕,令上海當場一愣。
  噗噗噗……
  銀黑巨龍被惹怒了,接連吐出了一團團驚人的龍炎,但都一一被小獸給吞入了腹中,第九團龍炎後,銀黑巨龍的身子越來越淡,小獸欺身而上,跳到了蛋上面。
  “咕……”
  小獸趴在蛋上,一臉滿足的模樣,小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蛋殼,吧唧了一下嘴巴,一副滿臉回味的模樣。
  咔!
  蛋殼裂開了。
  顯化的銀色巨龍驀地化為了蛋中,裡面的生靈煥發出磅礴的生機,衝撞著蛋殼,上方的裂痕越來越大,與此同時一隻嘴伸了出來,露出鋒利的獠牙,以極快的速度啃食著蛋殼。
  “咕咕……”
  美食被搶,小獸勃然大怒,趕緊也張開小嘴去啃,但奈何它的嘴太小,咬得也不快,只能啃下一小片,而那張大嘴已經將蛋殼啃掉了大半了,而裡面的生靈也露出了半個腦袋。
  看到這只生靈,上海面露錯愕。
  接近半個蛋殼大小的頭顱,佈滿了森森的銀黑色鱗片,一對眼珠如同銅鈴一般大小,但卻黑溜溜的一片,頗具靈性,鼻孔不斷朝外噴著熱氣,一張裂到耳根的大嘴上,佈滿了倒刺般的利齒。
  最關鍵的是,這只荒獸幼崽的模樣,令上海心中升起了莫名異樣感,因為在他前世所在的世界中有過這種生物,那也是在遠古時代就存在的,只不過那種生物名為恐龍。
  這只荒獸幼崽外形跟霸王龍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的,完全一模一樣,沒有絲毫的差別,唯一不同的是,此獸看起來倒還乖巧,完全沒有凶神惡煞的模樣,那一對閃動的黑眼珠,充滿了靈性,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。
  “咕……”小獸嘴裡咬著一片,小爪子伸出,快速的將剩餘的一半蛋殼給搶走了。
  而荒獸幼崽的全身也徹底顯露了,看得上海吃驚不已,這荒獸幼崽的頭顱跟身子的比例差距太大了,身軀跟頭顱大小差不多,挺著一個圓滾滾的肚皮,下肢倒還健碩,而一對前肢就如同萎縮了一樣。
  如果說下肢如同人的大腿大小的話,那麼前肢就如同人的半截手指差不多,又細又小。
  吼……
  荒獸幼崽低吼,宛若驚雷炸響,張嘴咬向了小獸。
  “咕咕?”
  小獸輕鬆跳起,避開了那張大嘴,旋即橫眉豎眼,揮起小爪子,就朝荒獸幼崽的頭敲了過去,咚的一聲脆響,荒獸幼崽被敲得東倒西歪,但它卻是不甘,依舊張開巨嘴咬去。
  “咕咕?”小獸怪叫了幾聲,像是在罵荒獸幼崽一樣,掄起小爪子,就連連敲了過去,咚咚的幾聲,荒獸幼崽被敲得雙眼迷離,大頭低了下來,像是吃痛,但前肢太短,又撓不到,一直扭動著頭,給人的感覺相當的滑稽。
  “哈哈……”上海看得禁不住笑了起來。
  吼……
  荒獸幼崽猛然盯緊了上海,幼小的身軀蕩漾出強橫的氣勢,這股氣勢極為驚人,不下於方才的銀黑巨龍。
  察覺到這股氣息,上海收起笑容,神色變得凝重起來,沒想到這荒獸幼崽竟還有這般可怕的氣勢,恐怕它的實力不比那隻縮減到三丈的銀黑巨龍差多少,若是如此的話,就有些棘手了。
  陡然!
  小獸一躍而起,跳到了荒獸幼崽脖子上,一隻爪子敲著對方的頭,另一隻爪子捧起蛋殼,咬上一口,然後細嚼慢嚥,不時的舔一舔舌頭,一副極為享受的模樣。
  被敲的荒獸幼崽收回了目光,渾身抖動,欲要將小獸給掙脫,可是小獸卻如同黏在上面一樣,任由怎麼搖都無法搖下來,小獸不時的敲上一記,痛得荒獸幼崽連連低吼。
  嘭……
  一陣聲響,荒獸幼崽衝掠而出,邁著強健無比的雙腿,每一腳落地,都令周邊百丈範圍劇烈晃動一下,地上遺留的一些大道印痕,甚至被其給踩滅了,荒獸幼崽一邊跑,一邊搖晃著小獸。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在上面雀躍的大叫著。
  片刻後!
  小獸騎著荒獸幼崽跑了回來,原本滿臉暴戾的荒獸幼崽,此刻極為馴服,任由小獸騎在它的腦袋上,沒有翻騰跳躍,也沒有抵抗。
  “這小傢伙竟將荒獸幼崽給收服了……”
  上海頓時啞然了,原本他還打算出手的,卻沒想到轉了一圈後,小傢伙竟已將荒獸幼崽給馴服了,荒獸與其餘異獸不同,一旦馴服的話,是會永遠臣服的,絕不會有反叛之心。
  但是,荒獸極難馴服,哪怕是初生的幼崽也是如此,縱使擁有強過它們的實力,高傲的荒獸都不會輕易低下自己的頭顱的,而且越強的荒獸,越不會被馴服,幼崽也一樣,因為荒獸天生就有血脈傳承,雖然無法繼承記憶,但也足夠讓它們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。
  對於荒獸來說,它們天生就擁有著身為荒獸的驕傲,是不允許自己被其餘生靈馴服的。
  這只荒獸幼崽本身還具有一絲真龍血脈,縱使是天一聖地的碧水龍龜,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。
  老不死也曾說過,能不能馴服,看機緣和本事,所以上海也沒想過一次就能將這只荒獸幼崽馴服,只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,小獸的胡鬧,竟然令這只擁有一絲真龍血脈的荒獸幼崽臣服了。
  “咕!”小獸揮手一指,荒獸幼崽狂奔而出,兩隻後腿強健無比,踩踏在地上帶來的體魄之威,連上海都禁不住感到吃驚,這荒獸幼崽的體魄比起他的太古天魔軀都不差分毫。
  既然小獸收服了荒獸幼崽,上海也沒打算再嘗試,因為他多少把握,以免到時候弄巧成拙,乾脆就先放著吧,有小獸壓制,這只荒獸幼崽也不會在祖城內亂來。
  隨後!
  上海召集了兩位妖王和枯髮長老等人密談,無非就是安排一些事宜罷了,因為他要前往南荒的萬罡殿一趟,在離去之前,他必須得先穩定一下兩族,畢竟妖族和五行族乃是兩個族群,無論是修煉還是生活上都有著不同之處,如今要在祖城內長期相處,就得先安排一下。
  對於上海的離去,兩位妖王和枯髮長老等人早已得知。
  至於祖城的安排,妖族和五行族的高層都沒異議,反正祖城極大,足夠兩族生存了。
  最讓兩位妖王開心的是荒獸幼崽,那是祖獸啊,他們有希望能夠激發體內的血脈,恢復昔年妖族的強盛了。
  而五行族雖沒有傳承,但有了大量的高等級功法和大術,再加上祖城內濃郁的天地元氣,強盛只是遲早的事,所以對於妖族的血脈激發,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想法。
  經過這一戰後,兩族的關係早已緩和了不少,再加上上海身兼聖使和尊下兩個身份,只要他活著的一天,兩族就不會產生激烈的矛盾。
  安排好一切事宜後,上海前去看望了一下玄木隆等人,和原本的故人們相聚了片刻,同時也跟慕月和碧月嵐獨處了一會兒,了卻這些事後,他才走出祖城,並用五行聖印將城門封閉了起來。
  祖城內有數以億計的道紋防禦,縱使九大派傾盡全力來襲,也無法將祖城轟開,所以五行族和妖族是不用擔心會再度出現大戰,只要安心發展就行了。
  城門上方,兩道倩影遙望著離去的身影,美目中透出一絲黯然和落寞,這二人皆具有絕佳的姿色,一位身材比例極為完美,而另一位則是清純與嫵媚融為一體,都是不可得多的絕色。
  這兩女分別是碧月嵐和慕月。
  “他走了……”
  “別想多了,他會回來的。”
  “嗯!可是,他每一次都隔幾年才回來……等下一次回來不知要何時,而他似乎對我們……”
  “傻妹妹,你想太多了,他肩負兩族重擔,有重要的事要辦,可惜我們無法為他分擔一二……”碧月嵐幽幽的嘆了一口氣。
  “無法分擔,那是因為我們與他的實力相差太大了,下一次回來,說不定他又達到更高的高度,而我們將會離他越來越遠……”
  “所以!我們得加緊修煉,一定不要被拉得太遠,以後他可能需要我們的幫助。”
  “嗯!”
  ……
  別離無疑很讓人心酸,但上海很清楚,自己不能再繼續逗留了,水憐殿主為他身負重傷,最多只能活三年,而他本身的壽元也就只有兩年半了,除非前往無盡之海去經歷九死一生。
  關於無盡之海,老不死曾說過,那是連大人物都會隕落的險地,沒有天道境界的實力,最好還是別前往。
  如今意外得知南荒霸主萬罡殿竟與天罡宗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而自己又是主脈的巡察使,以這個身份,前往萬罡殿,應該能夠得到諸多便利,說不定還能找到不下於水神源的天地神物。
  除此之外,上海還想知道天罡神訣其餘六層的下落,如今他的第三層已經將第一階段給修煉完畢了,剩餘兩個階段,一直沒多大進展,相比起修煉威能,靈識之法的修煉有些玄妙,有時候很讓他困惑。
  這是因為沒有借鑒,也沒人引導的緣故,若靠自己的話,得耗費不知多少時間才能跨過這道關卡。
  萬罡殿源於天罡宗,又以靈識之法震懾整個南荒,恐怕整個大荒世界的勢力,在靈識之法的造詣上,唯獨萬罡殿佔據首位,說不定能夠從中找到突破口也說不定。
  “南荒,據說那里地域頗為奇特,島嶼和汪洋佔據了大半,而且還有諸多險地相隨,而且與西荒和北荒並行,真期待這一次南荒之行……”上海說完,朝著阻擋區域外飛掠而去。
  這時!
  身後傳來一陣異響。
  “誰?”上海停下了步伐,斷然喝道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