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PX

驀然!
  濃郁的天地元氣迅速流動起來,朝銀黑色巨龍匯集,龍威不斷增強,荒古的力量衝擊而出,祖城晃動的越加劇烈,數以億計的道紋出現了斑駁的痕跡,隨時都可能會被震裂。
  “僅僅一絲真龍血脈,孵化之際引動的天象就這般恐怖,太古真龍不愧是與仙並齊的可怕生靈……”老不死喃喃道。
  祖城乃是妖聖時代的妖族與五行族聯手所建,整座城內佈滿了昔日大人物和聖主刻錄出來的道紋,雖然如今威力不如當初,但數以億計的道紋橫生的威能是何等恐怖。
  可是!
  現在卻要被銀黑色巨龍給撞破了。
  恐怖的聲勢,早已震倒了不少妖族和五行族的高手,唯獨實力強還能夠在原地支撐著。
  五行聖印的願力護體之下,上海體魄依舊完好,但在不斷增強的龍威下,卻連舉步都無比艱難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銀黑色巨龍即將破開億萬道紋離去。
  “林小子,看來你與此荒獸無緣了,這只荒獸還未出世,就擁有這般恐怖的氣勢,幾乎不下於一頭真正的荒獸了……”老不死沉聲道。
  “不下於一頭真正的荒獸……”
  上海一怔,這句話令他心中頗為疑惑,雖然他沒見過荒獸幼崽,但天罡宗的玉簡中卻是有過關於這方面的多項記載,無論是哪種荒獸幼崽,哪怕是位列荒獸首位的天獸幼崽也沒這麼可怕過。
  獨對億萬道紋,還能直接破開,這太令人震驚了。縱使是具有一絲恐怖的真龍血脈,但這只荒獸卻還未破殼而出,以荒獸幼崽的力量,根本就無法催動這般強大的力量。
  難道是因為妖族聖尊遺留下來的黑龍印記?
  上海心中陡然一跳,神色變幻不定,眼神中透出了釋然之色,他頓時明白了一些東西。
  “原來,聖宗遺跡內的妖族聖尊的本意並非是讓自己給妖族送去傳承,而是因為這顆蛋的緣故……”上海心道。
  昔日的妖族聖尊,似乎也蘊含著龍的外形,縱使沒有真龍血脈,也應該與龍有著很多相似之處,所以妖族聖尊看重的並非是妖族的傳承,而是這一顆隨身攜帶的蛋。
  蘊含著真龍血脈的蛋……
  隱隱間,上海總感到不大對勁,那位妖族聖尊給自己刻下黑龍印記,絕對不是讓自己給妖族留下傳承,可能是另有原因,原本他沒想到這一點,如今老不死這一說,他霎時明白了什麼。
  “老不死,妖族聖尊給我遺留的聖使印記,打入了這顆蛋內了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什麼?”老不死驚道:“你說那一道聖使印記打入了那顆蛋內?如果是這樣的話……”
  “到底怎麼樣?”
  “那位妖族聖尊可能打算借體重生。”老不死沉聲道。
  “借體重生……”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  “應該是這樣沒錯了,達到聖主層次後,魂魄會發生一次大蛻變,屆時將化為聖魂,魂魄脆弱無比,一旦離開識海就會破碎,而聖魂不然,能夠寄託在其餘物上,數年不滅,越強者的聖魂,寄託的時間就越長,有的至高聖主能夠寄託千年以上。”老不死說道。
  “你是說,妖族聖尊已經借體成功了……”
  上海神色複雜的看著那隻銀黑色巨龍,沒想到自己被利用了,這種感覺很不爽,可對方是妖族聖尊,以他的實力難以抗衡,只是可惜了,這顆蘊含一絲真龍血液的荒獸蛋。
  “還沒成功,但必須得阻止他。”
  “為何?”
  “一旦妖族聖尊借體成功,屆時他將會需要大量的生機來恢復自身,在場之人將會被吸盡所有生機……”老不死沉聲道。
  “大量生機,連妖族也不放過?這些可都是他的後裔。”
  “後裔?在聖主這等層次的人眼裡,聖主之下為螻蟻,當然也並非是所有聖主都如此,但大部分卻是這樣。若這位妖族聖尊恢復過來,以他的能耐,發展出一個更為強大的族群也不為過,時間不多了,本尊去阻止他,幸虧你告知了,不然就麻煩了。”
  老不死聲音變得冷冽無比,一改之前的嬉鬧心態。
  不知為何,上海感覺到老不死這句話中蘊含著一種無上的威嚴,令人不敢與之反駁,縱使是面對妖族聖尊,雖然對方威嚴極強,但卻無法與此刻的老不死相提並論。
  咻……
  妖族皇者聖骨沖天而起,璀璨的妖芒籠罩了天際,一股恐怖的魂魄波動激盪而出,直接穿透了銀黑巨龍,打入了蛋中,聖骨瞬間破碎開來,外皮紛紛剝落,一根晶瑩如玉,綻放著無上神華的指骨伸延而出。
  彷彿神之手,點在了荒獸蛋上。
  僅僅一指,宛若跨過了荒古,跨過了無數個時代一般,荒古中最為純粹的力量從指骨尖端溢出。
  “荒古神息……你到底是誰?”蛋上浮現出了妖族聖尊的外形,神色透出一絲慌亂,似乎想到了什麼,“是你……怎麼可能,你不是早已殞滅了,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……”
  荒古力量,震碎了妖族聖尊的外形。
  而那一根指骨頓時變得黯然無華起來,金色的骨皮迅速衍生而出,將它緊緊的裹在其中。
  上海滿臉震驚,與老不死相處多年,他卻從未想過那根妖族皇者聖骨內還有一截指骨,晶瑩如神玉,煥發著恐怖神華,昔日在聖宗遺跡內所見的聖主指骨與之相比起來,相差了不知多少個層次。
  “老不死,你到底是……”
  “行了,昔年之事無需多提,妖族聖尊遺留的聖魂,本尊已幫你滅除,至於你能否收服荒獸,只能看你自己。”
  老不死聲音有些虛弱,遙望著天際,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“方才本尊動用了不屬於此界的力量,恐怕要引來諸多麻煩了,林小子,這些年來我們相處還比較開心,說實話,本尊還真有些捨不得你和那小傢伙。”
  “你要走?”上海一怔。
  “天下無不散的宴席,本尊待在此地夠久的了,從你身上,本尊看到了年輕時候的影子,可隨著年長,那些東西都消逝了,而在你身上,還有一些本尊早已失去的東西,如今已重拾回來,是該去處理一些未完結的事了。”老不死幽幽說道,語氣中充滿了不捨。
  上海也知道,老不死去意已決,以他對老不死的熟悉,別看對方時常嬉皮笑臉的,可一旦決定的事,誰都無法阻止,哪怕是他也不例外。
  如今,老不死要離去,上海心底充滿了惆悵。
  這五年多來,二人從相識到相知,歷次都是老不死所救,雖然他口頭上沒有多少敬意,但心底卻對老不死極為崇敬,只是二人性格相斥,不願開口說罷了。
  老不死這些年來,教導了諸多東西,在上海心底,老不死算是他的半個師尊了。
  “以後還能相見嗎?”上海深吸了一口氣。
  “有機會的,只要你好好修煉,等你踏入神道境界,我們就能再次相見的。”老不死遲疑了一下,道:“此物送給你,不管怎麼說,本尊帶你多年,你也算是本尊的半個徒弟,這信物你收好,他日可憑此物來見本尊。”
  妖族皇者聖骨上泛起了璀璨妖芒,一枚令牌打了過來,上海接了過去,當看了一眼後,心中的惆悵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踪,臉色變得古怪至極,因為這枚令牌乃是一塊石牌,上方佈滿了裂痕,中間只有一個尊字,此字還寫得歪歪扭扭的,跟剛提筆的小孩一樣。
  上海有些哭笑不得,等抬頭望去的時候,妖族皇者聖骨已經不見了。
  “咕咕?”小獸抬起頭找了半天,沒找到老不死的踪跡,似乎猜到了什麼,聲音越來越大,神情也越來越急切,黑溜溜的眼睛頓時濕潤了,一手拉著上海的褲腳,一手擦拭著眼淚。
  “別哭,以後我們會再見的,一定會的!”上海嘆了一口氣,收回了目光,揉了揉小傢伙的頭安慰了一番,雖然心中也頗為不捨,但他卻明白,老不死是為了他們而走的。
  上海相信,總有一天會再次相遇的。
  吼!
  震天吼聲傳來,只見上方的銀黑色巨龍漸漸在化小,眨眼間只有三丈左右了,蘊含的威能變弱了不少,被數以億計的道紋徹底壓制住了,顯然是失去了妖族聖尊的執掌,荒獸幼崽難以支撐。
  沒有細想下去,上海一步橫空而起,與此同時,小獸也跳了上來,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顆蛋,顯然對蛋殼念念不忘。
  轟……
  巨龍尾巴抽了過來。
  上海臉色一變,迅速一腳踏出,橫至萬丈外,雖沒被抽中,但還是被掃出的力量打在了胸膛上,巨大的悶響傳來,只見胸口已凹下了一寸,骨頭差點被抽得裂開。
  這還是橫掃出的力量,若是被尾巴直接抽中的話,哪怕以上海的體魄都要被當場抽死。
  雖然力量下滑了不知多少倍,但眼前的銀黑色巨龍蘊含的力量一樣恐怖,上海再踏出,一手朝著銀黑色巨龍抓去,陡然,對方轉過頭,嘴巴大張噴出了一口龍炎,堅實無比的祖城虛空頓時被燒化了。
  一步踏出,上海迅速避開了龍炎。
  那一束龍炎打在了一座宮殿上,上方密布的百萬道紋,頓時被龍炎化為了灰燼。
  位於萬丈外,上海的神情緊繃,目光死死的盯著銀黑巨龍,此刻他也沒多少辦法了,無論是體魄還是攻擊,這只銀黑巨龍擁有著足以焚滅他的可怕實力,縱使衝上去,也會被轟殺。
  “咕……”一道聲音傳來。
  “小傢伙……”上海臉色一變,小獸不知何時已跳了過去,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,兩隻小爪子連連揮動,似乎在打拳一樣,嘴裡發出咕咕的厲叫,似乎在用嘴巴教訓那隻銀黑巨龍。
  陡然!
  銀黑巨龍被惹惱了,一口龍炎吐出。
  不好!
  上海神色劇變,趕緊一步跨出,但還是晚了,眼看著恐怖的龍炎就要將小傢伙給吞沒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