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BW

破碎的殘肢突然唪的化掉了,一道虛影蘊含著恐怖的靈識席捲而來,宛若疾電,直衝識海入口。
  上海臉色驟然一變,只感到識海處傳來冰寒刺骨的感覺,緊接著整個識海轟然一炸。
  不好……
  上海神色慘然。
  因為他感受到襲來的靈識極為恐怖,那浩瀚如汪洋般的靈識僅次於昔日所見的萬罡殿大人物天識尊者,他凝聚出的靈識與九天玄魔的相比,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。
  九天玄魔原本就是一名大人物,而且被封禁五千餘年,雖然軀體早已消逝,但其靈識不但沒有削弱,反而隨著歲月的沉積變得越來越雄渾,五千餘年下來,積累的靈識是何等的龐然。
  縱使不懂得靈識之法,光憑這浩瀚如汪洋的靈識碾壓,就足以碾碎任何大人物實力以下的高手識海了。
  被他人靈識侵入識海,是非常危險的,一旦不慎,不但會被對方崩滅識海,甚至還可能會損傷到魂魄。一旦魂魄受損,輕則失憶癡呆,重則甚至會形神俱滅,徹底消失在這個世間。
  劍識!
  情況危急,上海迅速催動天罡神訣,勢必要將九天玄魔給擋在識海深處外,否則識海深處被攻陷,那麼自己將徹底喪失一切,這是生死一瞬,不容他有多餘的想法。
  呲呲……
  靈識化劍,激射而出。
  橫斬而過,直接將襲來的龐然靈識給斬滅了一部分。可是,九天玄魔的靈識太龐大了,斬滅的那一部分根本就不會給他靈識帶來任何傷害,甚至連阻止一下都欠奉。
  不過!
  劍識的可怕,還是令九天玄魔大為吃驚。
  “靈識之法,你竟懂得靈識之法……”
  九天玄魔稍微停滯了一下攻勢,不敢貿然衝上去,唯恐上海還有更可怕的靈識之法。
  懂得靈識之法者,是極難對付的,在靈識的交擊之中,絕對占據著優勢,從古至今,高一個境界,但不懂靈識之法的修煉者被低一個境界,但卻懂得強大靈識之法者斬滅識海與魂魄而死的事蹟,早有傳出。
  沒有衝入識海深處,但九天玄魔卻還是不斷放出靈識衝擊和試探。
  “桀桀……原來你只懂得一種靈識之法,既然如此,那你就死定了。別妄圖反抗了,你的靈識雖然遠超同境界,但與本魔用五千年歲月凝聚的靈識相比,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。”
  九天玄魔森森笑道:“是時候該結束了,念在你給本魔奉獻太古天魔軀的份上,本魔大發慈悲,不煉你魂魄了,直接滅了,讓你重新墜入輪迴,你該感謝本魔大方放你一條活路啊,將太古天魔軀奉獻出來吧。”
  轟!
  磅礴的靈識轟入識海深處。
  雖然上海極力的催動劍識抵禦,但二者在靈識的造詣上,相差得太遠了,就如蚍蜉撼樹一樣,只能滅掉些許靈識,而無法阻擋九天玄魔的衝勢。
  不好!
  上海神色徹底變了,因為此刻九天玄魔已經衝入了他的識海深處。霎時,他對自身失去了掌控,眼看著九天玄魔逐漸靠近魂魄,他咬牙催動著劍識追擊,雖然知道沒多大用處,但哪怕是沒有生機,他也要拼一把。
  金聖城外!
  大地上佈滿了岩漿,帶著硫磺味的濃煙飄蕩在虛空中,方圓千里大地,一片狼藉,百里之內的地面更是凹下了一個驚人的大坑,可見這一場戰鬥有多麼的慘烈了。
  五行族的靈聖高手們紛紛小心翼翼的飛掠回來,當看到懸浮在高空中的上海,卻沒有發現九天玄魔下落的時候,這些高手頓時面露驚喜。
  “尊下!”
  為首的靈聖高手喊了一聲。
  上海似乎沒有聽到,依舊仰望著前方。
  眾位靈聖高手一陣疑惑,猜測上海可能是在回味著方才的戰鬥,旋即也沒有再打擾,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候著。
  等待了片刻,上海依然沒動靜,就連眼皮都沒眨一下。
  頓時!
  在場的五行族靈聖高手們感到不對勁了,有一位靈聖高手飛掠而起,緩緩靠近。
  “尊下,尊下……”
  那名靈聖高手呼喚了幾聲,依舊沒見到反應,當即他注意到了上海眼眸中毫無神采,當即神色一變,聲音變得顫抖起來,“尊下,你沒事吧?尊下?”可是無論如何呼喚,始終還是沒反應。
  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
  “尊下到底怎麼樣了?”
  其餘靈聖高手紛紛飛了上來,一個個滿臉焦容。
  若不是上海出手截住九天玄魔的話,恐怕在場之人,無人能夠活著,可以這麼說,他們的命是上海救下來的。
  “尊下生機雖在,但他卻聽而不聞……”那名木族靈聖高手聲調有些發顫。
  “什麼……”
  “生機雖在,但卻聽而不聞?”
  “尊下的識海……”
  “破開了,難道尊下他已經……”
  在場靈聖高手們頓時一顫,雖然有幾個木族靈聖高手還不願相信,但眼前上海識海被破開卻是不爭的事實,這些高手們早已達到靈聖境界,自然清楚識海破開的後果。
  識海被破,縱使體內依舊存有生機,但也只是個活死人罷了,就如同只有一具軀體,但卻完全沒有任何意識。
  呆滯的看著上海片刻後,靈聖高手們,特別是木族的高手,滿臉黯然,好不容易五行族出了一位強絕的高手,卻是在此地殞落了,他們的心情如何,可想而知了。
  “尊下!”
  木族的靈聖高手率先跪了下來,行了一個莊重的大禮,其餘四族靈聖高手見狀,也紛紛單膝跪下。
  “尊下!”
  一名金族的靈聖高手膝蓋壓了下來,心悅誠服的喊了一聲,雖然他是金族的靈聖高手,但之前卻不知金族族王乃是九天玄魔所化,之後知曉後,就果斷回歸了五行族的陣營。
  無論五行族自己如何內鬥,也是族內的事,畢竟他們一脈相傳。
  這時!
  這名金族的靈聖高手忽然感到右腳上的族印微微一熱,一種莫名的超然力量溢出。
  一絲金色的願力打在了上海的額頭上。
  陡然!
  族印泛起了光芒,四種變化呈現而出,每一種都煥發著特有的神韻,它們是獨立的,但似乎又聯繫在一起,可是這種聯繫卻不是很緊密,當那一絲金色的願力湧入的剎那,族印上的四種變化彷彿活了過來。
  金色光圈浮現,與其餘四種變化組合在了一起,化作了五色神芒,環繞於眉心之間,五種變化彼此相應。
  霎時!
  五種變化交織出規則氣息,五色神芒沖天而起,落入蒼穹中,原本平靜的蒼穹,泛起了陣陣漣漪,磅礴的大道之勢油然而生,天地法則浮現,令大地上的生靈禁不住為之顫栗。
  五行族的高手們惶恐的望著蒼穹,那是天地的真正力量,在天地力量面前,無人能夠抵禦,因為那是天地法則所化。
  “祖印,這是祖印……”一名老者無比激動的喊道。
  “祖印……”
  “對!先祖文獻中有記載,祖印出現之日,就是我們五行族重歸大地之時,也是我們恢復昔年聖宗身份之際。哈哈……回歸了,多少年了,無數代先祖從遠古時期至今,一直在等待祖印的出現,現在終於出現了。”老者欣喜若狂,趕緊雙膝跪了下來,神情莊重而虔誠。
  其餘五行族的高手也是滿臉激動,紛紛雙膝跪下。
  轟隆隆……
  大地忽然劇烈顫動起來。
  五行族的高手們驚愕的抬起頭,只見聳立在眼前的金聖城,正緩緩升起,地面上聳立的金聖族的建築,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崩碎了,整座聖城的金屬之物,紛紛化去。
  地面上,浮現出了一條條蘊含著玄奧道韻的道紋,這些道紋有五種顏色,代表著五行族的五個分支,這些道紋彼此相連,又彼此相剋,遍布了整座城池,這些道紋的數量極多,足足有上億條。
  “祖城……”
  “祖城出世了,它真的出世了……”
  所有五行族的高手們既震驚而又激動,一個個半隻腳已入土的老者,興奮得如同孩童一樣。
  祖城!
  那是五行族的發源地之一。
  只是從遠古時代後,祖城就沉寂了,雖有它的傳說,但卻無人見過它的真面目,如今祖城出世,對五行族的高手們來說,可是千百萬年都難得一見的,而且祖城的出世,預示著五行族將要興盛了。
  陡然!
  升起的祖城上交織的上億道紋煥發出宏偉與荒古的氣勢,這股氣勢化作一道五色神芒,打入了上海的眉心中,頓時聖印亮了起來,無以倫比的氣勢壓入了識海內。
  “聖印……”
  正要擊碎上海魂魄的九天玄魔頓時怔住了,“不……不可能,這小子怎麼會獲得聖印,歷代聖祖都無法繼承完整的聖印,縱使本魔前身為火聖……完整的聖印……聖印出,祖器顯世,難道聖宗傳承即將出世……”
  聖印浮現,恆古的威勢,蓋壓而下。
  “不……”九天玄魔怒吼,奮力調動所有靈識衝擊,但在聖印面前,靈識被輕易的碾壓。
  轟……
  聖印壓落而下,九天玄魔被封入了其中。
  驀然!
  上海醒轉過來,心神迅速投入到識海內,當看到屹立於識海中心的聖印的時候,不由為之一震。
  荒古氣息撲面而來,這聖印蘊含的威勢恐怖無比,一眼看去,就像是面對著浩瀚無際的恆宇,縱使是昔日所見的暮鼓和晨鐘,所蘊含的神韻,都要差上不少,唯獨只有那柄黑色長矛,能夠與之相提並論。
  “這座聖印,難道是我的族印所化?”上海感受到聖印內蘊含的無窮願力,而自己額頭的族印早已不知所踪,唯獨只有這座聖印給他一种血脈相連的感覺,很有可能是族印所化。
  “放本魔出去,小子,只要你放本魔出來,本魔願意告訴你關於此聖印的秘密,還有五行族傳承無數万年的真正奧秘。”九天玄魔說道。
  “你以為我會相信你?”上海冷笑道。
  “你不相信?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。”九天玄魔怒道。
  “那就看誰後悔。”
  上海收回了心神,不願過多接觸,以免被九天玄魔鑽了漏洞,好不容易活下來,若是再將此魔放出,他可沒絲毫把握對付,至少在自己沒絕對把握之前,是不會將九天玄魔放出的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