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ZZ

遠處的打鬥聲逐漸弱了下來,遍布虛空的五色雲霞,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。
  很顯然!
  北境聖女被副魂給壓制住了。
  “北境聖地的半道器‘五蔚雲霞’乃是本魔煉製而成,澆築了本魔無數心血在裡面,它的威能與玄妙之處,本魔瞭如指掌,用‘五蔚雲霞’來對付本魔,你們簡直就是癡心妄想。”
  九天玄魔說道:“小傢伙,該來算一算你與本魔的賬了。本魔發過誓,若抓到你,定將你鎮於萬魂煉心陣中,讓你永世都遭受萬魂煉心之苦,不能踏入輪迴,不能再世為人。”
  嘭!
  虛空大片崩塌,九天玄魔踏空而來,黝黑的身軀閃爍著密密麻麻的道紋,這些道紋組成的氣勢蘊含著可怕的天地之威,僅僅一步踏出,就令人胸膛窒悶,心臟幾乎要被壓碎。
  踏踏……
  每踏出一步,虛空就會被震碎一次。
  五指大張!
  蓋天魔手抓了下來,漆黑無比的液態手掌上,蘊含著極致的熱力,那是足以焚盡一切,包括魂魄的魔焰,而能夠將火焰化液者,上海曾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,那就是火烈尊者。
  不過火烈尊者更為極致,將火焰化冰,雖然魔焰化液比起前者差了不止一籌,但在這等境界就能達到這般程度,已經非常可怕了,再加上九天玄魔修煉了五千餘年,一身實力更是恐怖。
  唪……
  上海的頭髮都要燃燒了,渾身皮膚火辣辣的,有些地方已被這股灼熱燒得髮乾開裂。
  天魔九殞!
  九道本體極威被催到了極致,金黑神秘道紋遍布周身,或許是因為危機壓制,上海的潛能被完全調動出來,九道本體極威在身後晃動,化出了九道虛影,每一道都擁有著霸絕的體魄之威。
  不夠!
  上海意識到僅僅憑著天魔九殞,還無法與九天玄魔相比,畢竟對方可是天道境界的實力,縱使自身威能傳出一部分給了副魂,但要憑此抵擋住九天玄魔卻是不可能的事。
  捏著的拳頭微微一抖,木屬道紋呲呲橫生,瞬息就達到了三千限數。
  霎時,翠碧的生機橫生而出,依附在拳頭上,濃郁無比的木屬道韻,令萬千草木勃發,這些木屬道韻之濃烈,遠超一般的靈聖境界高手,甚至比起同屬的天道境界高手都不差分毫。
  這是上海從玄天尊王那裡領悟來的道韻,雖然僅能運用萬分之一,也是極為強勁的了,這可是玄天尊王以十萬年的時間凝聚出來的無上道韻,在木屬道韻這一道中,世間已無人能與之比肩了。
  九道本體極威,加上無上道韻凝生的三千道紋,威能是何等的強絕,上海一拳轟出,帶著摧古拉朽之勢,撕開了蓋天魔手,兩股極致的威能撞擊之下,千里虛空盡碎。
  在浩大的餘威之下,上海被震飛而出,但自身強橫無比的體魄,卻是硬生生擋住了這股餘威的侵襲。
  九天玄魔就沒這麼好運了,整隻右臂徹底被餘威絞成了粉碎。
  “這道韻怎麼會如此濃烈……這小子的體魄怎麼會強橫到這般地步,人族的體魄不可能有這麼強橫的,縱使是體魄最強的異修中的器修都無法在這個境界擁有這般體魄。”九天玄魔尖銳的聲音充滿了驚愕。
  “靈聖巔峰的實力,卻擁有堪比低階天器的可怕體魄,這小子絕對是天賦異禀之輩,此子體魄足以與強大的荒獸幼崽相提並論,縱觀遠古至今,能以人族之軀擁有這般恐怖體魄者,只有三種古體。此子體魄煥發著潛在的魔性……太古天魔軀……沒錯,就是太古天魔軀……”九天玄魔的聲音變得更加尖銳刺耳,聲調中充斥著激動和嫉妒之色。
  “小傢伙,沒想到啊,你竟會擁有傳說中的太古天魔軀。桀桀……看來本魔被鎮壓至今並不是壞事啊,居然能夠遇到萬古難得一見的太古天魔軀出世,這充滿魔性的強大身軀,才是最適合本魔的鼎爐啊。”
  九天玄魔怪笑了起來,至於粉碎的右臂,他連看都沒看一眼,右肩微微抖動了一下,魔焰化液的軀體蠕動起來,一隻嶄新的右臂橫生而出。
  上海神色頓時微微一變,他感覺到九天玄魔的威勢並沒有因為新生右臂而減弱分毫,更讓他心滲的是,對方竟看出自己擁有太古天魔軀,而且看對方的神情,對太古天魔軀的了解還在自己之上。
  “小傢伙!把你的軀體奉獻出來吧。你縱使擁有太古天魔軀也沒用,以你身為人族的意識,是無法發揮出這太古魔軀的真正威力的,你身體有魔性,魂魄不但無魔性,反而還壓制了身體的魔性,這等無數万年才出現的魔軀,你這般使用太浪費了,奉獻給本魔吧。”
  九天玄魔瞳孔閃爍著詭異的光芒。
  霎時!
  上海感到頭部一陣劇烈的眩暈,視線模糊了,等到視野恢復過來的時候,原本的虛空消失了,四周充滿了異芒,不,那不是異芒,而是無數的眼瞳,宛若地獄的魔瞳似的,密密麻麻浮現。
  “神異之相……”上海的心微微一沉。
  魔瞳不斷冒出。
  每一隻魔瞳大小不一,但卻充滿了可怕的魔力,它們的眼皮在緩緩開闔,每開闔一絲,所帶來的危機感就越強。
  呲……
  一隻魔瞳徹底開啟,射出一道魔光束,打向上海,雖然僅有拇指粗細,但卻令他心頭狂跳,迅速施展天魔九殞和三千道紋,一拳轟出,強絕力量,震得他飛退。
  上海體內氣血翻湧不已,再看拳頭,竟被擦破了一層皮,略帶金色的鮮紅血液溢出,心下頓時更沉了,太古天魔軀是何等強硬,早已達到低階天器的程度了,常人根本就無法傷到。
  僅僅一隻魔瞳開啟,就擦破了一層皮,而且這還是最小的魔瞳,若是這神異之相內的所有魔瞳開啟的話,恐怕就要葬身於此地了。
  成千上萬的魔瞳在緩緩開啟,危機感和壓力越來越大,上海的心緊繃到了極致。
  “本魔給你一個機會,只要你奉獻出軀體,屆時再為你找一副不差的軀體,讓你當本魔的第一奴僕,這等好事和機會,可是求不來的。廢話不與你多說,你是願意自己交出軀體?還是讓本魔來取?”
  “如果我都不選呢?”
  “那就讓本魔來取,雖然會傷到這副太古天魔軀,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,先殺了你,本魔有的是辦法將此軀體最後一絲生機保住。”
  隨著九天玄魔的話音一落,唰唰的所有魔瞳全部睜開了,成千上萬的魔光束轟殺而下,這神異之相的魔瞳全部開啟,縱使是天道境界的高手,都會被瞬息轟殺。
  眼看上海就要被萬千魔光束吞沒了,他突然抬起頭,目露毅然,“想殺我?縱使是三位尊者都沒能殺掉我,更何況是你。”
  轟!
  伴隨著瑞彩神芒,混沌天地開啟,天朝上升起,地朝下墜落,而在這天地之中,屹立著一位恆古的神魔,彷彿從開天闢地時代就已經存在了,久遠而濃郁的最初大道橫生而出。
  神魔緩緩抬起頭,雙眼竟是金銀二色,左瞳為神,右眼為魔,二者交織出了極道,它雙臂高震,天頓時被攪動了,射來的萬千魔光束被兩隻神魔之手連連拍滅。
  神魔雙足朝大地一震。
  轟!
  大地轟隆顫動,迸發出了恐怖的大地力量,這是源自大地的真正力量,不是人所能擁有的,在這股力量之下,九天玄魔所化的神異之相,紛紛被崩碎,完全魔瞳也隨之被絞化。
  一陣淒厲的慘叫傳來,九天玄魔雙瞳之處被破開了。
  “這怎麼可能……絕不可能,你的神異之相怎麼會如此強大……”九天玄魔大驚失色,看著那屹立於天地中的神魔,他的心竟感到莫名的顫動,似乎是在畏懼和敬畏,就像是遇到了真正的神祇。
  “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!”
  上海察覺到九天玄魔的氣勢衰弱了,顯然是神異之相被破,所以受了傷,這不人不鬼的怪物,渾身上下似乎沒有弱點,要將之轟殺極難。
  “五千多年了,整整五千多年,你是第二個傷到本魔的五行族人,那個可恨的火族聖祖是第一個,你是第二個。你可知傷到本魔之人會有什麼下場嗎?死?不,比死更可怕,你的身體本魔不但要了,還有你的魂魄,你的一切,本魔要讓你像昔年的火族聖祖一樣……”
  九天玄魔發出驚天怒吼,整個金聖城方圓千里,被他的聲音震得晃動不已,山峰倒塌,大地上的樹木全部被恐怖的聲波碾成碎片,就連頑石都紛紛化為粉碎。
  昔年火族聖祖?
  上海一愣。
  火族聖祖是五千多年前的五行族的最後一位聖祖,實力有多強,沒人清楚,但歷代聖祖最差都是達到了神道境界,堪比一方蓋世人物,最後一位火族聖祖自然也不例外。
  大人物的實力有多恐怖,別人或許不清楚,但上海卻是親身體驗過的,隻手之威就足以覆滅整個五行族,甚至只要大人物願意,短短片刻內將極境之地化為廢墟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  火族聖祖,竟死在九天玄魔手裡……
  “難道這九天玄魔昔年的實力並非只是天道境界,而是達到了神道境界……”上海神色驟然變了,雖然他很希望自己沒猜對,但這個可能性實在太大了。
  火族聖祖可是一方大人物,而且說不定還獲得了一些來自聖宗的傳承,在大人物境界絕對不會弱多少,像這等人物,就算遭受意外身負重傷,只要不死的話,神道境界之下根本就沒多大機會轟殺,就算有,機率也太小了。
  九天玄魔很有可能在被封印之前,是一位擁有著神道境界實力的大人物,雖然被封印多年,實力下滑到了極致,但曾身為大人物的傢伙,絕對比起天道境界的高人更加可怕。
  呲……
  四道黑影如電掠來,那是之前離去的四個副魂,只見它們狠狠的砸在了九天玄魔身上。
  頓時!
  九天玄魔身上的氣勢開始快速攀升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