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YC

“桀桀……你竟看出來了?佩服佩服,不愧是被第七魂奉為主人的傢伙,既然被識破了,本魔也沒必要玩下去了。”
  金族族王聲調變了,原本如金鐵交擊的鏗鏘聲,變得陰測測的,聽得眾人感到脊背直冒冷意,就像是墜入了萬年冰窖。
  本魔?
  所有人臉色微變。
  上海神情依舊,漠然的看著金族族王,但是心底卻暗暗提高了警惕,因為他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。
  霎時!
  金族族王堅硬如鐵的身軀,彷彿遭受了烈焰灼燒,迅速融化,液體的顏色越來越深,最後變成墨黑色,粘稠的黑色液體如火焰般擺動,此刻的金族族王,完全是由液體化成的。
  強大的道韻化作道紋遍布周身,震得虛空紛紛碎裂,有著人形,但卻沒有模樣,通體由古怪的黑色液體凝化而成,五行族的高手們,愕然的看著眼前這個不明身份者。
  “看來本魔沉寂了五千餘年,五行族的小傢伙們都已經不認識本魔了,本魔名為九天玄魔,不知還有人記得否?”九天玄魔聲調尖銳而陰森,在場高手只感到耳膜傳來陣陣刺痛。
  九天玄魔?
  幾乎所有的五行族高手,都皺著眉頭,絲毫沒有印象。
  “九天……九天玄魔……竟然是它……”一名頭髮早已光禿大半的金族老者突然顫聲道。
  “叔祖,九天玄魔是誰?”
  “沒人知道九天玄魔的身份,只有古籍記載過,在五千多年前,最後一代聖祖消逝大約三十餘年後,九天玄魔出世,引發了五行族的巨大浩劫,差點令整個五行族滅族。”
  “差點導致我們五行族滅族……”
  在場五行族的高手們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,就連上海的心中都不免感到吃驚,他曾看過一些古籍,五行族在五千餘年前雖不算強盛,但比起現在卻是強太多了。
  就連昔年的東荒各大勢力都沒敢對五行族如此過分,甚至以同等地位想稱,因為五行族昔年有一位聖祖,還有著諸多強者存在,據說昔年五行族每一大族都有一位大人物坐鎮。
  縱使聖祖消失後,五行族失去了最強的震懾力,但五行族依舊還有五位大人物存在,九天玄魔昔年竟以一人之力,引發了五行族的巨大浩劫,甚至差點令五行族滅族。
  可見九天玄魔的能耐到底有多可怕了。
  “九天玄魔,難道並非如血殺所說的只有天道境界……莫非他早就步入神道境界了?”
  上海瞇了瞇眼,心底頓時提高了警惕。
  血殺只是九天玄魔的一個副魂而已,而此魔能夠攪亂五千多年前的五行族,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角色。
  而且血殺只繼承了九天玄魔的一小部分記憶而已,指不定這些記憶中並沒有關於九天玄魔真正實力的,又或許是他以莫大的能耐,阻隔了一部分記憶,或是更改了副魂的記憶……
  頓時!
 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。
  如果是前者的話,倒還好說,倘若是後者,恐怕麻煩就大了,看來血殺應該是吞噬主魂失敗了。
  “桀桀……沒想到還有人知道本魔的來歷,不錯,該獎賞一下你。”九天玄魔瞳孔閃爍詭異光芒。
  那名金族老者突然渾身一僵,身上的生息以極快的速度在消逝,身軀忽然發出一陣脆響,宛若堅硬的岩石被擊碎,遍布蛛網般的裂紋,只聽到嘣的一聲脆響,軀體碎開了。
  五行族高手的臉色徹底變了。
  金族老者可是一名靈聖中境的高手,在五行族中,已經算是頂尖的了,竟在瞬間被九天玄魔的目光擊殺。
  “現在,給你們一個選擇,要么臣服本魔,要么全部死。”九天玄魔面露狂態,黝黑的魔瞳掃視著場上的所有五行族高手,森寒而詭異的氣勢,令實力較弱的高手有種渾身被凍結的感覺。
  “九天玄魔,你五千多年前擾亂我五行族,令我族差點慘遭滅頂之災,想讓我們臣服,你做夢。”
  “休想!”
  五行族高手們一個個義憤填膺。
  “哈哈,好,既然如此,本魔就將你們五行族全滅了,了結當年之仇。”九天玄魔猛然張嘴一吐,黑色的骷髏頭冒著熊熊火焰而出,幽深的眼眶中閃爍著攝人心魄的光芒,令人一見之下,禁不住一陣頭暈目眩。
  咯咯!
  黑色的骷髏頭髮出古怪的笑聲,所有人皆感到心臟猛地一滯,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重重捶了一擊。
  啊……
  慘叫傳來,只見一個個的靈王境界高手,捂著左胸,心臟部位不知何時已莫名凹陷,口中鮮血狂噴,隨之倒地身亡。
  咯咯……
  黑色骷髏頭的笑聲越來越大。
  嘭……
  一名靈聖初境的絕頂高手心臟震破,再度倒在了地上,接連不斷有高手倒下,五行族的高手們頓時面露惶恐。
  “給我滅!”
  一名靈聖高手突然從旁掠出,一掌拍在黑色骷髏頭上,強絕的威能席捲而出,當即將黑色骷髏頭給拍成了碎片,那名靈聖高手凝重的神色稍微鬆弛了下來,正要轉身,突然驚愕的發現,碎開的黑色骷髏頭竟變成了兩個。
  咔咔!
  兩個黑色骷髏頭張開了嘴巴,在眾人驚懼的目光下,那名靈聖高手連人帶身上之物,被啃得一干二淨,分食掉靈聖高手的兩個黑色骷髏頭上方環繞的幽光大盛,像是進補了一樣,詭異的優勢更甚了。
  兩個黑色骷髏頭繼續發出怪笑,同時朝著其中一個靈聖高手撲了過去,眨眼即到,根本不容那名靈聖高手反應,眼看就要被吞食了,突然一隻手壓了下來,手掌不是很大,但卻充滿了無比厚重之勢。
  啪!
  堅硬的黑色骷髏頭被拍成了碎片,還未等靈聖高手反應過來,大手猛地一握,將積極散開的兩個黑色骷髏頭給捏在手裡,強猛無比的威能震擊而出,將即將復原的兩個黑色骷髏頭再度震碎。
  接連震擊之下,黑色骷髏頭終於被徹底爆碎了,再也沒有恢復的可能性,那隻手的主人才罷手。
  “尊下……”
  靈聖高手切後餘生,無比激動和感激的看著眼前的上海。
  “讓大家退到五百里外,免得族人白死。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是!尊下!”
  靈聖高手猶豫了一下,才趕緊朝後退去,並將上海的話告知了五行族的高手們。
  五行族的高手並不是只知道一味的橫衝直撞而已,他們很清楚九天玄魔的可怕,僅僅方才的手段,就能將他們在場之人滅殺了,境界的差距太大,就算來再多也無法彌補。
  當即!
  剩餘的五行族高手們,紛紛朝後退去。
  “能收服第七魂,你的能耐確實不一般,不過,敢收本魔的副魂,你必死無疑。”
  九天玄魔說到這裡,瞥了一眼五行族的高手,接著說道:“不如我們來玩個遊戲如何?看是你先被我殺死呢,還是這些傢伙被四個副魂全部滅殺?嗯,現在開始吧。”
  說話間!
  四名族王身軀變了,如同九天玄魔一般,渾身由莫名的液體組成,只不過他們的顏色要淡得多,身上的氣勢也要比主魂弱,不過至少都擁有著天道境界的實力。
  四名天道境界實力的副魂,若是出手的話,絕對是一面倒的屠殺,五行族中幾乎沒人能夠抵禦,若是這剩餘的五行族人都被滅殺的話,那麼整個五行族就徹底完了。
  上海臉色驟然一變。
  “需不需要我幫忙?”北境聖女的聲音傳來。
  “幫忙……”上海遲疑了一下,沉聲道:“說吧,需要什麼條件?”
  “我們北境聖地的半道器‘五蔚雲霞’,雖然它已破損,但畢竟還殘存著威能,而且‘五蔚雲霞’你拿了也沒用,必須得由我們北境聖地的秘法才能催動的了。為了防止此物被人盜用,北境聖地的歷代前人早已將此物用秘法練過,除去北境聖地傳人,無人能夠動用‘五蔚雲霞’,縱使煉化也沒用。”
  “行!”
  上海沒時間思索太多。
  北境聖女的話應該不是假的,不然的話,只要北境聖地的傳人持著此物出外,早就被老怪物給搶奪了,縱使無法使用,但熔煉半道器之物卻是無比珍貴,就連大人物都會為之心動。
  當即!上海隨手取出了破損的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,直接拋給了北境聖女。
  “半道器……”
  九天玄魔聲音帶著吃驚之色,“莫非這是北境聖地的半道器‘五蔚雲霞’?你是北境聖地的聖女?”
  北境聖女柳眉微顰,不過被認出她倒也沒太過於吃驚,沒有回答九天玄魔的話,而是持著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朝著四名副魂追了過去,五彩雲霞遍布天際,橫空而過。
  嘭!
  數百里外的虛空轟然而動,顯然已經在交手了。
  “沒想到你還籠絡了北境聖地的聖女幫你,倒是有點手段,不過那半道器‘五蔚雲霞’似乎已有破損,北境聖女想憑此物來對付四大副魂,恐怕她要倒霉了。知道為何本魔會一眼看出它破損麼?反正你也要死了,就實話告訴你,那是本魔所煉。”九天玄魔語出驚人。
  上海頓時一驚。
  “吃驚嗎?萬萬想不到北境聖地的‘五蔚雲霞’會是本魔煉製的吧?當年本魔還有一個名字,人稱九天器師,經受過的法器數不勝數。”
  九天器師……
  上海微微一震。
  這個名字他可是聽聞過的,在一些文獻上有關於這位九天器師的記載。據說在五千多年前的東荒,出了一位赫赫有名的煉器大師,此人在煉器這一塊,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。
  但凡是與器有關之物,只要落入九天器師之手,都會化腐朽為神奇,諸多知名的大器,就是九天器師煉製出來的,無論威力還是品質都遠超當時的金器世家煉製的法器。
  被昔年的東荒三大聖地,甚至是來自中荒的超級勢力極力拉攏。
  只是,這一位九天器師卻僅僅在東荒出現了三十餘年,聲勢一度達到極高程度,後來就失去了踪影。
  只是誰都沒想到,這九天器師竟是九天玄魔本人。
  “桀桀……想憑本魔煉製的半道器來阻止本魔的四個副魂,你們實在是太愚蠢了。”九天玄魔森森一笑。
  上海神色微變,頓時意識到了不妥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