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AS

位於極南之地,身為五行族的第一大族,金族的聖城比起其餘四大族的還要大三倍,整個城池以各色金屬構造而成,遠遠望去就如同一座屹立在大地上的金屬巨獸。
  為了避免金族出現重大損失,上海率先帶著兩百餘名靈聖境界的高手,以及一千餘名速度較快的靈王境界高手,掠往金聖城。
  金聖城!
  五行族歷史上最為古老的城池,最早被稱之為祖城,據說祖城在五行族進入極境之地時就已經建立了,是聖城的發源地,也是最早的聖殿所在之地,歷代的聖祖都在這裡修行過。
  在五行族的歷史中,曾有數次滅頂之災,諸多城池被毀,唯獨祖城依舊存在至今,從未破落過,數次大難之時,五行族都躲入了祖城中,並因此而避過大災禍。
  有人說這座祖城內擁有歷代聖祖的神韻流轉,能夠保住五行族不衰,有人說這座祖城是遙遠的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,是五行族發源的祖地,具體是不是如此,至今還無人驗證。
  不可否認的是,這座祖城已經存在不知多少年了。
  原本這座祖城本是聖殿所在之地,但隨著聖殿的影響和力量逐漸削弱,最後無奈退出,讓給了五大王族,經過數代的爭奪,最後由五大王族之一的金族佔據,並將祖城改為金聖城。
  金聖城極為特殊,一旦踏入方圓百里內,靈識就會被徹底隔絕,無法釋放出體外。
  呲……
  上海化作流光,落到了金聖城萬丈處,跟隨的靈聖和靈王高手,都紛紛落了下來。
  “給本王停下!”
  一道震耳欲聾的叱喝傳來,宛若金鐵交擊,震得靈聖高手們耳膜刺痛不已,緊隨的上千靈王境界高手,頓時噌噌朝後退了一段距離,才停止下來,一個個面露痛苦,顯然是被震傷了。
  霎時!
  一名渾身金黃,皮膚如器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城頭上,此人一舉一動充滿了威嚴之勢,宛若久居上位者,雙目赤金,銳利無比,目力掃視而過之處,竟令人在場的靈聖高手感到眼睛刺痛,不敢與之對視。
  “尊下!是金族族王!”一名老者趕緊提醒道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輕輕點頭,臉上神色不變,但心下卻暗暗吃驚。
  這位金族族王氣血極為旺盛,翻湧如無盡的汪洋,而且身周環繞著的道韻,竟暗含天地之威,顯然已踏入了天道境界,只是氣息還未完全穩固下來,可能是剛突破。
  縱使是剛突破,但只要一步踏入天道境界,就非是靈聖境界的高手所能比擬的。
  “你們這是乾什麼?想要謀逆嗎?”金族族王怒目一瞪,龐然的威壓釋放而出。
  唰唰……
  靈聖境界的高手們紛紛朝後退了數步,實力弱點的差點被震得吐血,實力強的還好,但也被震得神情劇變,驚愕交加的看著金族族王,雖然他們沒能達到天道境界,可卻能感覺到金族族王的實力可能達到天道境界了。
  天道境界!
  對於五行族的族人來說,已經算是絕頂的境界了。
  自從最後一代聖祖失踪後,數千年來,從未有人能夠突破到天道境界以上,大部分都只能停留在靈聖巔峰,直至老死。
  如今!
  金族族王竟突破到了難以企及的天道境界,這太讓四族的靈聖境界高手們震驚了。
  莫非!
  五行族數千年來無人踏入天道境界的詛咒已經打破了麼?那豈不是代表著五行族即將再度崛起?
  “金族族王!我等並非謀逆,只是前來挽救金族的兄弟,九大派肆意屠戮我五行族兄弟姐妹,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,親人被殺之恨,我等要替死去的兄弟姐妹討回個公道。”為首的靈聖境界老者朗聲說道。
  “胡說八道!”
  一名金族的老者斥道:“愚蠢,真是愚蠢,九大派實力有多可怕,你們知道嗎?若要屠戮你們,你們還能活到現在?”
  “實話告訴你們吧,九大派這麼做,其實是有深意的。我們五行族從五千年至今,再也沒有天道境界的高人出現過,你們可知為何?那是因為我們五行族血脈已經雜亂了,為了將這些血脈撥正,九大派才將那些無用者給斬殺,令我等剩餘血脈更加純正。”
  “這怎麼可能……”
  “為何不可能?現在效果已經出現了,你們也看到了,我族族王已經突破到天道境界了,一旦踏入神道境界,就能獲得聖祖傳承,五千年了,我們五行族最後一代聖祖失踪後,一直未有聖祖出現,帶領我們五行族走向輝煌。”金族老者高高舉起手,眼中含淚。
  在場的五行族高手們,皆是一震,雖然望向金族族王的目光還有些狐疑,但卻是相信了幾分。
  畢竟!
  五千年來,五行族從未出現過天道境界的高手,但是今日,卻在九大派屠滅了諸多分支部族後,金族族王突破到天道境界了,這也未免太過於巧合了,不過他們還是不能完全盡信。
  上海冷眼看著,沒有吭聲。
  什麼撥亂反正,什麼血脈更加純正,純粹都是胡扯,不過金族族王突破到天道境界,倒是不爭的事實。
  “哈哈……我突破了……”
  轟雷般的震響從金聖城內傳來,只見龐然的天道境界威勢升空而起,一名渾身被墨綠道韻包圍的綠髮老者橫空而立,蘊含生機的大道韻律凝聚而出,一道道附帶生氣的碧色雷電橫空而過。
  “恭喜木族王!”
  “沒想到木族王也突破了,可喜可賀啊。”
  “五大族王都達到天道境界,恢復我五行族的榮威指日可待啊。”兩男一女橫空而起,齊齊拱手,這三人沒有絲毫掩飾自身的氣息,磅礴的天道之威環繞在他們三人身上。
  五名族王,都踏入到了天道境界……
  在場的高手,不止是四大部族,甚至連金族的高手都大為震驚,特別是那些靈聖境界的高手,目光透著莫名的異色,似羨慕,又像是滿懷著期待和希望,四族高手們,頓時有些動搖了。
  天道境界……
  上海心中大為吃驚。
  五大族王,竟都突破到天道境界了,木族族王還在這個時候突破,雖然感覺有些在做戲的嫌疑,但這五人身上環繞的天道之威,卻是毋庸置疑的,絕對是天道境界的高人才擁有的聲威。
  “九大派果然夠厲害,竟在這個時候來個釜底抽薪。”上海暗自呢喃,他感覺到身後的四大族高手的心已經開始動搖了。
  這也不能怪這四大族的高手,畢竟這些人被困此地不知多少年了,五行族也沒落多年,見識自然無法與外界之人相比,再加上五大族王齊齊突破到天道境界,若不是上海在外闖蕩過的話,恐怕也會產生動搖。
  奇怪……
  上海盯著金族族王,還有其餘四名族王,越看越感到古怪,雖然從五人身上察覺到了天道境界的聲勢,但這五人給他的感覺,完全沒有天道境界高手帶來的威脅力度。
  難道!
  是因為這五人才剛突破,境界不穩?
  上海眉頭微皺,瞇著眼盯著五大族王。
  “諸位!你們看到了吧?五大族王,接連突破到了天道境界,你們還認為九大派是在害我們嗎?”金族老者激動。
  “這……”
  四族的高手們面面相覷,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,原本積蓄的戰意,在剎那間蕩然無存了,他們不敢相信,但事實就在眼前,一位族王突破,或許是巧合,可是五位族王都突破了?難道是巧合不成?
  “諸位,其實你們都遭叛逆者蒙蔽了,你們可知此人是何人?”金族老者突然指向上海。
  “這位是尊……下……”
  “尊下?哈哈,你們錯了,此人根本不是所謂的尊下。此人在東荒中,人稱魔屠,惡名昭彰,殺了不少九大派的高手,甚至還玷污大量女子,此人學有一種奇特的玄妙之法,名為‘化天術’,此法不但能夠改變模樣和氣息,甚至還能化出我等的族印,但是此法也有缺陷,就是族印所化不完全,不信你們木族高手對應他的族印看看。”金族老者咧嘴笑道。
  四族高手微微一震,狐疑的盯著上海,木族的高手們大部分都在猶豫,但卻有一小部分已經催動族印了。
  呲……
  眾木族高手的族印頓時亮了起來,而上海的也不例外,四色族印浮現,莫名的神韻流轉其中,與木族純粹的碧綠色族印,除去外形相同外,其餘地方完全不一樣。
  霎時!
  在場的木族高手們臉色驟然一變,其餘的三族高手吃驚之餘,越加無法確定了。
  “看到了吧?老夫沒說錯吧,這樣的族印,我們五行族何曾有過?這根本就是假的,是此人故意用玄妙之法催動出來的,雖然此人千變萬化,但九大派早已找出了破解之法。此人潛入五行族中,為的就是想藉我們五行族之手來報復九大派。魔屠,老夫說的沒錯吧?”最後一句話,金族老者卻是對上海說的。
  “你憑什麼說我是魔屠?”上海漠然道。
  “憑什麼?你早已被九大派識破,藏身入我五行族中,試圖挑撥五行族與九大派的關係,從而引發大戰,給我五行族帶來滅頂之災,你的算盤打得還真是不錯。”
  金族族王開口說道:“怎麼?你還想要裝下去?本王勸你,最好是自己乖乖束手就擒。”
  “魔屠!跪下!”
  “哼!擾亂五行族和九大派關係,試圖引發大戰,還蠱惑五大族的族人,你罪該萬死。”
  “怎麼?還想反抗?還沒看清楚眼前的形式麼?憑你區區靈聖巔峰的實力,是逃不出此地的,還是趕緊自縛上前,聽候九大派的發落吧。”
  “還不動?非要本王出手拿你麼?”
  四族族王紛紛出現在金聖城上空,四人渾身激盪著各種道韻,恐怖的足以撕毀一切的天地之威不斷迸發而出,若不是金聖城乃是祖城,有歷代聖祖神韻留存的話,虛空早被撕裂了。
  但是!
  五大族王迸發出來的聲勢卻是恐怖無比,這可是五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縱使剛踏入,也不是任何一名靈聖巔峰的絕頂高手所能對抗的。
  “哈哈……”
  面對如此恐怖的聲勢,上海不但沒有任何擔憂之色,反而昂頭大笑起來,聲音如雷,震得外方虛空微微晃動。
  “還不肯顯露出真身?打算繼續演下去?”上海目光定在了為首的金族族王身上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