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地图ZJA

洞窟漆黑而炙熱,四周的熔岩乃是褐色的,尋常人踏入裡面,完全是伸手不見五指。
  上海雙眼卻是奇特無比,哪怕再黑的地方,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,宛如白晝一樣。
  “我得盡快突破到靈王境界……”
  盤膝而坐,他暗暗思索了一下今後的路,如今五行族和妖族都在四處搜索自己,要保住性命,必須得盡快修煉和提升才行,從秋家弄到的靈藥,應該足夠維持一段時間的修煉了。
  “老不死的,你有沒有辦法恢復這無盡禁器?”
  上海取出了那被洞穿了一個大洞的無盡禁器,此物是當時指骨離開之時,將其攝走的,被他手疾眼快的抓在手裡。
  “哼!此物不過區區高階地器,當年本尊不知丟了多少件,根本就沒修補的必要……”老不死傲聲說道。
  上海懶得和他爭論。
  其實他只是隨口一問罷了,修補器的方法他有不少,但就是手頭缺少材料,如果強行修補的話,無盡禁器的威能會下降不少,看了看手上的無盡禁器,猶豫了片刻後,還是將它收起。
  隨後,上海取出一株五品頂峰靈藥,隨手捏碎後,塞入了嘴裡,伴隨著苦澀感,一股靈氣洪流如大河般,轟隆隆在體內作響,他的骨骼、血肉和皮膚硬如玄器,難以被撼動分毫。
  也就只有他才能這麼做。
  換做其餘同為靈師一境的高手,貿然吞服五品頂峰靈藥,並大肆吸納藥力的話,很有可能會被當場撐死。
  藥力流轉周身,骨骼和血肉綻放道道幽芒,胸口處的氣海不斷攝入藥力,宛若無底洞一樣。
  片刻後,藥力洪流減弱,直至消失。
  “才增加了一成的威能……”
  上海眉頭擰成一團,一株五品頂峰的靈藥才增加了一成的威能而已,這太出乎他意料了,旋即再查探了一遍,沒錯,確實只有一成的威能。五品頂峰的靈藥,才提升一成威能。
  如果按照這種提升速度下去,要突破到靈師二境,所需的五品頂峰靈藥,至少要百株以上,而以後每突破一境,所需的靈藥量,幾乎是以幾何倍提升的,更可怕的是,靈師五境到六境巔峰,光是五品頂峰靈藥至少都要百萬株……
  “小傢伙,你以為太古天魔軀是這麼容易修成的?”老不死調侃的聲音傳來,“這太古天魔軀,從太古時代就已經存在了,但凡能夠將太古天魔軀修至大成的,都將成為魔中至高皇者。”
  “當然!此太古天魔軀強大無比,同階之中,哪怕不施展任何功法,都無人能敵。同樣,在具有如此強大的威能之下,太古天魔軀卻是極難修煉,越到後期,每前進一步都很難,除非你有無盡的天材地寶,或許還能有所成。”
  “無盡的天材地寶……”上海臉色變了變。
  “嘿嘿,小子,如果你在太古時代,生在魔宗內的話,恐怕你就會被當成下一任的魔宗皇者培養,天材地寶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耗費個數千年時間,成為皇者也不是沒有可能。可惜你現在處於亂世,要想登頂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……”老不死笑道。
  “幾乎不可能的事?世事無常,誰又能在最初之時就能下定論?你憑什麼判斷我就無法登頂?”上海不滿道。
  “我也不知道,如果你光有太古天魔軀,這倒也就罷了,若有大氣運,登頂也有機會,可你卻又學了道宗無上法典,魔宗與道宗,兩宗創立之初,所走之路乃是正反不同的大道,二者相斥相勃,古往今來,但凡納兩家之長者,耗盡一生精力,都難以登頂……”
  “算了,我懶得和你嚼舌頭。”
  上海擺了擺手,示意老不死不用再開口了,這老傢伙看穿他,是因為他之前橫渡虛空之時,與老不死產生了一絲微妙的聯繫,這老不死雖說的很有道理,但這些道理他也不是不懂。
  登頂?
  上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否登頂,更別說屬於外人的老不死了。
  不管能否登頂,自己只要努力去爭取,一切都不會是問題。太古天魔軀,確實很難修煉,但在每一個境界都擁有強於同階的威能,而且每提升一點,他都能感覺到身體的變化。
  速度、體魄和本身力量的增強。
  這是大部分功法都不具備的,就算有,也是單方面的提升罷了,像妖族,在煉體一道極為精深,但它們所具有的功法,卻是無法面面俱到,要么修煉速度,要么體魄,要么本身速度中的任何一項,哪怕是最強的功法,也只能涉及到兩面而已。
  沒有再理會老不死,上海取出了所有靈藥,除去五品以下的靈藥外,五品以上的大概有三十五株,六品的有四株,還有一株早已通靈的七品靈藥,除此之外還有三顆三品丹藥。
  這三顆丹藥,他仔細辨識過了,是一種療傷的丹藥,名為“療天丹”,雖無法做到白骨生肉的效果,但治療內傷卻是有很大的用處,而且能夠在瞬間補充三成的威能,用以保命是最有效果的。
  “開始修煉……”
  上海捏碎了兩株五品頂峰靈藥,塞入嘴里後,開始閉目苦修了起來,強大的藥力衝擊著他的周身四肢,骨骼、血肉、皮膚和毛髮,每一刻都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。
  速度、體魄和本身力量也在有序的增長中。
  體外!
  皮膚瑩光流轉,宛若玉質一樣,骨骼通潤,似鐵似金,各色神光環繞在他的周身中。
  轟轟……
  爆響連連,宛若霹靂一樣。
 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,眨眼就過了半個月,當最後一株五品頂峰靈藥服下的剎那,上海的皮膚和血肉劇烈蠕動起來,原本就光潔的皮膚,變得晦暗乾澀,強健的身軀,頓時變得乾癟起來,整個人的生機也從強盛變到了極衰的程度。
  彷彿草木遭遇到了撼動的侵襲,一切都變得沉寂起來,不知過了多久,乾裂開的皮膚上,水光流轉,乾枯的軀體,猶如枯木逢春,迅速膨大了起來,煥發出了勃勃生機……
  “三十株五品頂峰的靈藥,終於讓我達到了靈師二境……”上海深吸了一口氣,睜開的雙目宛如夏日辰星,漆黑而浩瀚,在這眼眸中,竟有點點神光閃爍,似乎能夠看透世間一切。
  一躍而起,整個人靈動一躍,身後化出重重幻影,這些幻影閃爍連連,眨眼間他已在了五十丈外。
  “靈師二境,都達到如此速度,哪怕是修有強大身法的靈師六境高手,都未必及得上,這太古天魔軀不愧被譽為太古時代最強的修煉體魄,不知它達到極致的話,是否能夠突破仙的那一層桎梏……”指骨內光芒閃爍,老不死低聲自語。
  哈!
  千鈞巨石,被上海單手舉了起來,高高拋起後,一拳砸在上方,堅硬無比的火山熔岩,頓時被轟成了碎末。
  “沒有運用真元和魔元之下,我竟能一拳轟爛這千鈞巨石,這副身體的強度,至少達到了接近中階玄器的程度了……”上海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軀體,突破一境後,提升的威能比起以往要強橫不知多少倍,若是換做以前的軀體的話,根本無法做到如此程度。
  不過,現在這等境界還不夠。
  上海返身回到原地,取出了封存七品靈藥的玉盒,看著上方的封條,沒有絲毫猶豫,將它揭開。
  嘶!
  玉盒迅速顫動起來,寶光大放。
  噗的一聲,玉盒被一股巨力沖開了,一道紫色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射出,一經出現,當即沖向了地面,赫然是一株早已通靈的七品紫霞參,此物天生通靈,早已擁有土遁之能,若讓它掉入地底,將無跡可尋。
  “想跑?”上海虛空一抓,手掌如閃電一樣,先一步將飛射的紫色流光捏在手裡。
  強勁的威能震出,他感到五指頓時發麻,心中頓時一陣駭然,難怪這七品通靈的靈藥要封存了,此物早已頗有神通,若是靈王境界的高手,在沒有提防之下,被它震上一下,也會讓它逃離。
  不過,上海的太古天魔軀堅韌無比,哪怕是五指也擁有幾近中階玄器的強度,自然不會被這紫霞參給震開,透過指縫,他才看清紫霞參,和普通的人參外形一樣,不過它通體紫黑,體內流水瑩瑩,散發出來的藥香,一聞之下,體內的真元和魔元都增長了一絲絲。
  上海沒敢一下將它服用,而是掐下了一條最細的根鬚,塞入了嘴裡,入口之際,強盛如潮的藥力衝擊而來,萬鈞威能壓制著他的每一寸血肉和骨骼中,令他血肉和骨骼砰砰作響。
  “七品靈藥的藥力太恐怖了,單單這一根毛髮般的根鬚,就遠勝十株五品頂峰靈藥蘊含的藥力……”上海心驚不已,同時調動體內的真元和魔元,將藥力輸送入體內。
  太古天魔軀,不愧為太古第一強體。
  短短半天的時間,就將根鬚給煉化了,而上海感覺到,自身的威能增長了不少,他沒有停下,而是繼續吞服根鬚……
  ……
  一個月過去了!
  鏘鏘!
  金鐵交擊聲,在洞窟內有序的迴響,像是有人用千萬把鐵鎚,在敲打著熔煉的鐵塊一樣,黝黑的洞窟之中,不時迸射出道道火花,將整個洞窟照得一片透亮,而火花迸射之處,不是熔爐,而是一具軀體。
  血肉湧動,如同狂龍一樣,每一次起伏都會帶來悅耳的金鐵撞擊聲響,原本古銅色的皮膚,變得油亮無比,彷若被千淬萬煉過的精鋼一樣,而這幅身體內不時散射出來的威能,竟震得洞窟晃動了起來。
  “靈師三境巔峰,煉化了一株紫霞參,讓我從二境達到了三境巔峰,看起來雖然快,但七品的紫霞參,光是一株,蘊含的藥力,就相當於上千株的五品巔峰靈藥了,再來一株七品靈藥,我或許還有可能突破到靈師四境……”上海站了起來,渾身骨頭髮出爆豆一樣的聲響。
  經過一個半月的苦修,終於達到了靈師三境巔峰,同樣,他所有能用的靈藥也消耗光了,要想繼續提升下去,唯一的辦法就是出外去找尋靈藥,不然光靠自己修煉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達到靈師四境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