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PIX

無盡禁器瞬間化成了一小塊,飛掠而起,隨著指骨衝破天空,籠罩百里的須彌大陣,瞬間被指骨穿透而過,整個大陣當場被震成飛灰,天空頂部,指骨虛空一點。
  啪啦啪啦……
  虛空如同鏡面般碎裂了,指骨帶著那一道虛影消失了。
  在指骨穿破虛空之時,恐怖的道韻橫生,聖木城內,所有建築,包括王族的宮殿,盡數被無聲無息的震成了飛灰,就連秋家內殘餘的用禁制包圍的大廳,也在瞬間消散了。
  噗噗噗……
  秋家老祖和七名靈王境界的高手,當場吐血,有三位傷勢頗重的更是被震得差點昏死在地,而原本就被小盾神芒震傷的秋家宿老,更是被震得當場昏厥了過去。
  “我秋家的無盡禁器……寶庫啊……還有重寶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秋家老祖昂頭大吼,聲音充滿了淒厲和悲憤,一口氣堵上來,哇的吐了一大口血,臉色當即慘白如紙,身上威能波動時強時弱。
  在與妖族高手對抗之時,他沒被重傷,但卻因為祖上流傳下來的無盡禁器飛走,而氣得怒血攻心,不止是無盡禁器,還有寶庫,以及那兩樣重寶,全都不翼而飛了……
  早已到手的兩樣重寶,不但沒了,連帶著無盡禁器也消失,秋家這一回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,元氣大傷是難免的。
  在秋家的下方,一道倩影昂望著天空,紫色的瞳孔中帶著一絲疑惑,但更多的是惱怒和憤恨。
  “上海……”
  墨嬌氣得渾身發抖,誰曾想到,在最後關頭,她動用了最後的底牌,不但沒擊殺對方,反而那小子還擁有著不弱於她的底牌,這也就算了,兩者衝擊之下,異象突生,指骨竟脫離了她的控制,帶著那個小子破碎虛空而去。
  虛空破碎橫渡!
  根本就無踪跡可尋,可能是遠在萬里之遙,也可能就在附近,沒人知道指骨破碎虛空的方向在何處,哪怕身為妖族神女的她,也不清楚。
  妖族這一次找尋神物,也是損失慘重,不但搭上了兩位靈王境界的高手,連金吼巨獸都損失了不少,而妖族的精英高手,更是損失了百位左右,最後卻沒能達成目標。
  此刻!
  聖木城內一片混亂,各色虹光從城內的角落衝射而出,就連王族也有三道碩大的綠芒沖天而起,許多數十年未曾在人前露面的靈王境界高手,全部都出現了,就連幾位傳聞中早已逝世的木族絕頂高手,也出現在了裂縫所在之處。
  這些高手,一個個面露憂色,但更多的是眼神炙熱,他們早已察覺到,蕩起如此可怕的道韻,乃是一件絕世重寶,而除此之外,還有一位只有靈師一境的高手氣息。
  絕世重寶,在秋家出世一事。
  很快傳遍了整個聖城,五大部族中的各大望族、侯族和王族,都紛紛暗中派出人手,悄然四處活動,找尋絕世重寶遺落之地,就連聖殿也派出了不少的高手在聖城附近搜尋。
  一時之間,無論是聖城內,還是邊緣地區,暗潮湧動。
  一些昔日有積怨者,更是發布謠言,說原本的對手持有絕世重寶,引來不少絕頂高手轟殺,原本就暗潮湧動,漸漸發展成為了大亂,一些心懷叵測之輩,甚至引動各個望族的大戰。
  倒是有些絕頂高手在截殺別人的時候,獲得了幾樣算是重寶之器,當即被人傳揚開來。
  頓時間,整個聖城周邊,殺戮不斷。
  哪怕是同族的,若是持有重寶,也會被當成追殺的對象,在經過三日的大亂後,秋家公佈了搶走絕世重寶的少年模樣和身份,令人震驚的是,此人竟是從木族的某個分支部族走出的年輕高手。
  不少絕頂高手追查到了玄木族,但卻發現那個族群的主要有關聯的人物早已不知去向。
  極境之地內廣闊無比,縱使五大部族全員出動,也未必能夠在短時間內將整個極境之地搜遍,更何況絕世重寶擁有驚天動地之威,此物哪一族獲得,哪一族就能穩壓其餘四族。
  在這般情況下,五大部族各自搜索,更是難以找到任何線索,在鬧騰了近半個月,熱潮剛剛要平息,五大部族就發現聖城邊緣處出現了不少妖族高手,經過連番查探,才知曉妖族也在找那一件絕世重寶。
  這一次,不止是聖城,就連各大部族都派出了人手,四處找尋絕世重寶的下落。
  ……
  臨近聖炎城的一處山脈內,這座山脈地處火山口附近,氣候炎熱無比,哪怕是靈師境界的高手在此處也難待上多日,由於此處沒植被,加上又沒有靈藥生長,這裡幾乎成了荒廢之地。
  在山脈的東側角落的崖壁下方,平緩的崖壁忽然聳動了一下,土石緩緩掉落而下,緊接著崖壁內傳來嘭的巨響,似乎有人在用重物錘擊崖壁,接連幾聲響後,崖壁咔嚓的碎開了。
  轟!
  土石飛濺,一名灰頭土臉,衣衫襤褸的黑髮少年走了出來。
  “你會不會破碎虛空?差點就害死哥哥我了。”黑髮少年朝後瞥了一眼,對著一根懸浮的指骨叫罵。
  “你小子懂個屁,若不是本大人運籌於帷幄之中,極力克制的話,你小子早就被破碎虛空的威能壓成飛灰了。”指骨上傳來一道老者的聲音,而且還中氣十足的模樣。
  “還運籌於帷幄之中……我呸!差點就掉火山里面了。”少年一臉憤然,並對指骨豎起了中指。
  這位少年不是別人,正是上海。
  在秋家以血刃抵禦墨嬌的殺手鐧的時候,這根指骨將二者的威能全部吸納了,而且當時還帶著他破碎虛空,離開了秋家,在虛空中差點被破碎的威能碾死,最後穿梭出來後,還差點掉到火山里面被燒死。
  後來,他才得知,這一切都因為指骨內封存一個老不死的靈魂,控制不當所致。
  剛開始,上海以為這個靈魂是那位皇者之靈,心生敬畏,唯恐惹怒對方而被他轟殺,任勞任怨了幾天,後來恍惚發現,這個指骨內的老不死,根本就不是皇者之靈,而是一個無恥而貪得無厭的老傢伙,這幾天來,他被騙了一些魔晶,不過乃是得自秋家,加上魔晶數量也不多,就沒有計較這些了。
  “就是差點啊,這個差點,正好說明了本大人精打細算……”老不死絮絮叨叨的說道。
  “行了,閉上你的嘴。”上海擺了擺手。
  “不听就算,唉,現在的年輕人啊,一個個都不懂得尊老了,想本大人當年啊,那個風光啊……”
  上海徹底無語了,這個所謂的當年,他已經聽出老繭來了,剛開始還頗為好奇老不死的身份,由於年少無知,還真被這傢伙給唬住了,說什麼他地位比起昔年皇者要高,哪怕皇者小輩見到他都要叩首拜禮之類的。
  後來越聽越感覺不對勁了,如此人物,比起皇者還強,怎麼會被封印在這一截指骨內,結果越想,漏洞越多,每次詢問,老不死要么支支吾吾,要么含糊其辭,要么故意轉移話題。
  最後讓血殺親自去驗證了一番,得出的結論是,這老不死的其實就是普通的幽魂,可能是某個修煉者,但境界絕對不會超過靈王境界,有可能是靈師三境左右。
  當然,這老不死也不是沒用,他能控制這一截指骨破碎虛空,雖然準頭差了一些,這對上海來說,倒是有不小的用處,所以也就沒驅趕這個老不死了,不過這傢伙幾乎等於是見錢眼開的貨色,沒有好處基本上不會做事的。
  沒有理會老不死的嘮叨,上海昂起頭,遙望著天空,終於可以安生一段時間了,現在是天高任鳥飛,海闊任魚游,接下來思索著今後的路該怎麼走,離開極境之地是必須的。
  但在這之前,得先找到凝雪。
  而沐凝雪的下落,只有兩個人得知,一個是紫狐,另一個則是仙奴,這二女早已下落不明,而天魔印記早已崩碎,化為太古天魔軀了,難以再度和仙奴取得聯繫。
  “沐劍羽應該回到沐家了,先跟他聯繫一下。”
  上海盤膝坐了下來,啟動了識海內的遠古主僕契約,將心神傳遞了過去,這是他不久之前學會的一種聯繫方式,只要不被禁制和陣法阻隔,基本上都可以聯繫得到。
  “主人!”白光閃耀過後,沐劍羽的身形出現在識海中,他深深的行了一個禮。
  “最近可有她們的消息?”
  “暫時還沒有,不過現在聖城及周邊很不穩,主人您要小心,五大族的高手有不少在暗中找您,其中不乏一些靈王境界的高手,聽聞還有傳聞中早已逝世的老傢伙……”
  聽完沐劍羽的講述,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,事情比起他想像中的還要嚴重得多,幾乎所有五行族的勢力都派出了高手在找他,妖族那邊也有不少高手在聖城附近找尋。
  幾乎可以說,聖城萬里地域,四處都是陷阱,一旦不小心踏入一個,就會引起連環反應,也就意味著,一旦他跑出去,被其中一批人發現的話,就會引來無數人的追討。
  不止是聖城,極境之地內的各大部族,都派人前往了禁區和原始區中,就為了找尋他的下落。
  四面楚歌!
  十面埋伏!
  這是上海如今的處境,事情的發展早已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,就算現在他選擇回到木族,將指骨和小盾等物全部交出去,木族會輕易放過他?擁有如此多重寶,說不定還會嚴刑逼供,讓他吐出其餘莫須有的重寶來。
  妖族那邊更不用說了,損失了三大靈王境界高手,神物卻被他給奪走了,妖族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。
  上海感到危機重重,幾乎是寸步難行了,不過他沒有後悔,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,後悔又有什麼用,還不如先提升自己再說,對,提升自己的實力,先保住性命再說。
  想到這裡,他轉回了洞窟內,裡面雖然炙熱無比,但此處卻是少有人到來,比較適合作為短時間的修煉場所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