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DCX

墨嬌雙眼一隻緊閉著,始終處於昏迷狀態,但她卻是這麼輕鬆的走了過去,彷彿冥冥之中有種神奇的力量,所過之處,禁制猶如花草遇到烈火般,迅速殞滅了。
  而在道韻的環繞下,她的身體竟變得灰濛蒙起來,無論是眼力還是靈識都無法穿透,就連站於遠處的上海都感到了這副嬌軀內蘊含的滔天威能,太可怕了,若是這股道韻全部散發出來,恐怕整個聖木城都會在瞬間化成灰燼。
  “天妖道韻……並且還是道韻天成,這個妖族女子身份定然不簡單,很有可能是妖族歷代傳承的神女。”血殺沉聲道。
  “妖族神女?”
  上海微微一驚,原本就感覺到這個妖女身份不簡單了,沒想到會是妖族的神女。
  妖族神女!
  在妖族的地位極為崇高,地位幾乎不下於妖王,據說乃是妖神欽點的女子,天生擁有妖神賜下的妖神大術,每隔千年,妖族內就會出一位神女,歷代神女都是妖神的侍奉者,也是妖族內的絕頂高手之一。
  這是上海從玉簡上得知的關於妖族神女的記錄,難怪墨嬌能夠命令金吼巨獸,並讓如此多妖族高手聽令於她,原來是因為她擁有這般與眾不同的身份。
  墨嬌一步步走向角落。
  上海沒有過於靠近,此女身上散發出來的道韻極為恐怖,若是不小心觸碰到的話,說不定會被慘死當場,不過他也沒停留,而是邊斬除禁制,邊跟了上去。
  心中暗暗揣測,墨嬌出現這等古怪的變化,定然不是她所能控制得住的,不然的話,以她身上的可怕道韻威能,只要施展出來,整個聖木城都會被徹底摧毀,更別說位於城內的秋家。
  能夠觸動她變化的,就唯有妖族的神物。
  想到這裡,上海沒有過多停留,而是控制著小盾神芒跟在後方,小心翼翼的跟在三丈之外。
  一道道禁制被破除。
  很快來到了角落處,在那一處角落堆積著一些雜物,裡面有各種殘破的靈器,上方靈性早已喪失,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,看外形和模樣,顯然是從萬古歲月時期的宗門流傳下來的。
  秋家將這些東西堆積在此地,估計是想先放置著,等以後說不定會發現其功用,或是能夠將那些殘破的靈器進行修補。
  當墨嬌來到距離雜物一丈處的時候,她並沒有再繼續前行,而是虔誠的跪了下來。
  咔咔……
  雜物內一陣晃動。
  只見一根普通的指骨從中射出,懸浮在墨嬌的額頂不遠處,這根指骨只有前半截,整體灰白粗糙,沒有任何威能波動,一眼就能看穿,若不是奇異的懸浮而出的話,還真無法辨識它是一件妖族神物。
  上海心神一動,靈識覆蓋了上去。
  猛然間!
  宏大而恐怖的氣息,足以令天地崩碎的威能壓製而下,他大為震驚,趕緊斷掉了靈識,這股毀天滅地的威能才隨之消逝掉了,太可怕了,此物蘊含的威能幾乎可以碾碎世間萬物。
  而且,這還只是半截指骨而已。
  “這指骨的威能太恐怖了,完全超越了神道境界……”血殺也是一陣心懼,“此根指骨不知遺留了多少歲月,早無生機的指骨,竟還擁有這般可怕的威能,天地道韻入骨,融於天地,萬古不化,昔年擁有此骨之人,威能還在聖主之上,甚至可能早已成皇……”
  “成皇?”
  “嗯,融合天地道韻,執掌一方大道,壽命達到萬年以上,是為成皇,從遠古以來,無數個萬年,能夠成皇者,屈指可數,任何一個都擁有驚天動地的絕世才能。”
  “這等人物,哪怕身死,自身骸骨早已道化天地,不滅不毀,縱使遺留萬年,昔日威能卻是絲毫不減,這指骨定然是妖族皇者之物,而能蘊含如此恐怖威能,說不定已幾近成仙了……”
  “成仙……”
  上海心中一震,第一次聽聞,他並沒感覺,現在才意識到,仙是何等的可怕,幾近成仙的皇者,遺留下來的一截指骨,都擁有覆滅一座城池的威能,若是還活著,哪怕是整個無盡的大荒都為之顫栗。
  “這根指骨,已成為道骨,此物遍布昔年皇者掌控的天地之則,蘊含的道韻極為深奧,若是靈聖境界的高手獲得,參悟的話,將有機會更進一步,對於那些境界停留多年之人,此物更是珍貴無比。而且,道骨若是煉製恰當,將有可能化為一件強大的道器……”血殺越說,聲音越是顫抖。
  上海聽得心中大動,參悟和煉製道器,並不是他現在所能涉及的,但以後自己打到靈聖境界呢?要知道,修煉層次越高,提升就越艱難,達到靈聖境界後,每進一小步,都要耗費數十年,甚至百年的苦修。
  一次參悟,可頂數十年,甚至百年苦修,此物的貴重可想而知。最重要的是,它能夠煉製成道器。
  道器,乃是世間器之極致,任何一件,都擁有隕滅絕代高手之威,哪怕是絕代凶魔這等人物遇到道器,也只能飲恨當場,而在整個大荒中,道器屈指可數,任何一件都擁有驚天動地的威能。
  這時!
  墨嬌伸出手,抓向了那一截指骨,速度極快,蔥白般的修長玉手化出道道的殘影。
  突然!
  一隻手從旁側橫抓了過來,速度更快。
  “你……”
  墨嬌睜開眼睛,當看到出手之人是上海,神情不由一陣錯愕,而她身上的道韻,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踪了,而她原本的威能,因為重傷緣故,早已消散得差不多,如今的境界只相當於靈師三境而已。
  上海沒有理會,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捏住了一截指骨,觸手之下,有種莫名的冰涼感,但卻沒有任何威能散發出來,這在之前血殺已經說過,指骨只有在煉化之後才能散發出威能。
  殘影重重,墨嬌的玉手也以極快的速度抓住了另一端,她的臉色有些蠟白,嘴角溢出了些許血液,赫然是施展了某種秘法,才能加快速度來搶奪的。
  看來,還是小看了這個妖女,施展秘法之下,速度竟比自己還要快上一兩分,自從己身化作太古天魔軀後,上海就感覺到,自身的速度暴漲了無數倍,光靠身體挪動就已能達到風速了。
  “弟弟!你沒死,姐姐很是開心,此物乃是我妖族神物,姐姐勸你還是放手,不然到時可會引來諸多禍端……”墨嬌柔聲道。不過手下卻是不慢,已經施力在搶奪。
  “禍端?我連死都不怕,難道還怕你們妖族追殺不成?”上海神情冷然,絲毫不懼威脅,得罪了妖族神女,早就得罪了整個妖族了,反正都這樣了,難道還會有更壞的結局不成?
  “你……”
  墨嬌哼了一聲,“莫非你以為奴家實力下降了,就奈何不了你不成?你或許忘了一件事,妖族縱使無法發出威能,但哪怕是最弱的妖族,都比你們人族的體魄強大得多。”說話間,玉掌帶著千鈞之勢拍了下來。
  妖族體魄極強,每提升一個境界,就會蛻變一次,達到靈王境界的妖族,渾身堅硬如鐵,普通器物難傷,這還不是煉體的妖族,若是換做煉體妖族的話,體魄就更加可怕了。
  上海沒有吭聲,而是一拳轟了出去。
  嘭!
  拳掌撞擊在一起,氣流滾滾,迅速蔓延而出。
  驚呼聲傳來,墨嬌被震得嬌軀晃動,俏容上滿是震驚和詫異,原本勢在必得的一擊,不但被眼前這個少年擋住了,而且還被他給震了回來,方才在接觸到此子的拳頭的時候,她感覺自己的玉掌拍在了堅韌的低階玄器上。
  頓時間,墨嬌不禁懷疑,眼前這少年真的是人族?不是煉體達到靈師五境以上,並且天生體質特殊的妖族?這副軀體太強橫了,光憑肉身,就不下於一些體質特殊的妖族高手……
  人族向來不注重煉體,就算有也無法在靈師境界就達到這等程度,此子到底學了什麼功法?體魄竟遠勝大部分同階的妖族高手了。
  不信邪,墨嬌再一掌拍出。
  上海當下轟出了三拳,一拳比一拳剛猛,威能一次比一次強,他並沒下死手,誰知道這個妖女身上會不會藏有什麼殺手鐧,特別是方才那股恐怖的道韻,若是她真能動用一分的話。
  砰砰砰……
  三拳轟得墨嬌連連後退三步,但她的左手卻是死死捏著指骨,一絲紫色的血液順著她嘴角溢出。饒是她的身體強悍,但眼前的少年身體比她更為強悍,每一拳都像是被厚重的低階玄器撞擊一樣。
  太可怕了!
  這副身軀強悍無比,若是讓此子繼續修煉下去,達到靈王境界的話,恐怕同階之中,無人能毀掉他的身軀,若是靈聖境界的話,臨摹道韻,吸納道韻入體,哪怕是擁有遠古荒獸強大體質血脈的同階妖族高手,也將會被其穩穩壓制,沒有任何勝算……
  一個普通的人族,怎麼會擁有如此可怕的體魄,這般體魄,恐怕只有在太古時期的人族才出現過……
  這時,墨嬌紫色的眼瞳一亮,驚天殺機冒出,一抹強大的道韻消散而出,宛若萬千重岳壓製而下,這是她所能控制的最後的殺手鐧,哪怕是秋家老祖這等人物,沒及時反應的話,也會被當場斬殺。
  區區的靈師一境小子,縱使擁有強過妖族同階的體魄,也難逃一死。
  果然來了……
  上海心中一凜,他就等這一刻,幸虧之前沒有貿然欺近,不然真是怎麼死都不知道。
  漫天殺意猶如實質一樣,籠罩了整片寶庫角落,一抹驚天血刃橫斬而出,恐怖的威能,幻化出了無盡的血刃,彷彿要將這方天地給徹底斬碎,周邊的上千道禁制瞬息破開了。
  嘭!
  血刃與那一抹道韻交織在一起。
  寶庫嗡鳴,似乎再也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威能,裡面的禁制全部破碎,那一截指骨忽然跳動了起來,彷彿活了一樣,翻天覆地的力量衝擊而出,化作漫天妖華,將寶庫擊開了一個大洞,帶著一道黑影沖天而起…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